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1月刊:环阿尼玛卿之旅  

2013-01-06 11:1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环阿尼玛卿之旅

撰文 摄影/何亦红

阿尼玛卿亦称玛积雪山或玛卿岗日、积石山。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境内玛沁县西北部,是东昆仑山系支脉,主峰玛卿岗日海拔6282米,位于东经99.4度,北纬34.8度。“阿尼玛卿”在大藏文书中意为活佛座前的最高侍者,被藏族同胞视为神山,每年都有大批朝圣者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前去虔诚朝拜(绕山七天走完相当于念13亿遍六字大明咒)。

 

    转山起点是仓尼堪多,这里是个三岔口,一边是通往雪山乡,一边是沿顺时针方向转山的路线。山崖上挂满经幡,藏族向导们在这里的具大的煨桑台前进行了转山前的煨桑仪式,用松柏枝焚起霭蔼烟雾,再在已经燃起的煨桑堆上加松枝、柏枝、桑面(糍粑)等物,随着桑烟的升起,一种浓浓的神圣气氛也随之升起。大家围绕煨桑台边抛洒龙达,边高喊“阿珈罗”,以此祈福,祈祷转山顺利。我们此次环山之旅采取半程骑马半程驾车的形式。

——“你有老公吗?几个?”

——“一个都没有。”

——“我有老婆两个。”

    藏族向导和我各骑一匹马,一路聊着闲话走在泥泞的山路上。我们要把一群牦牛驱赶到当晚的营地。雨水把马的鬃毛打得透湿,马的状态似乎在雨中更要昂扬一些。大部分牦牛很自觉,只有少数掉队或者走到旁侧山上的需要驱逐,有些不听人话的牛需要用上小石块砸它们的屁股,并掺和上清脆的口哨儿声。

   当晚营地扎在了河岸边拔地而起的山崖上,这里密布低矮的灌木,开满杜鹃科紫色的小花,马匹和牦牛们就被散放在花丛中。向导们搭起了色彩亮丽的藏式大帐,这是他们晚上的营帐兼大家的炊事大帐,而我们则在灌木丛中寻找略微平坦的地方搭起2-3人的户外小帐。营地所在的山崖下方,河流在山谷中蜿蜒而行,从远方切割峡谷而来,那雪山一字排开之处是我们即将朝圣的方向。

    营地对岸的山壁上生长着孤零零的一棵柏树,据说是这里的第一棵柏树,也受到过往藏民的朝拜,周围挂满了经幡。我们协助向导接起若干条长经幡挂好后,一起进行了一场小型的赛马。肉孜的马理所当然地拿了第一,他的马毛呈黄棕色,身材匀称,价值二十多万。在青海藏区,牧马传统已经逐渐消亡了,摩托车替代了马匹的作用,很多家早就不养马了,导致我们转山寻找马匹也成为了一件难事,而且非常昂贵。肉孜家是个例外,他的爷爷告诉他一定要保留养马的传统,养不好马就不要来见他了。肉孜的虫草生意做得很大,家族也早就不需要通过马来获取经济价值了,但他仍然养有十匹马,说家族的传统不能丢。


   肉孜的马术相当好,一路都在驯服胯下这匹狂躁的马,马总是跃跃欲试地往前蹿,肉孜总得不停地掉头转弯,才能一路基本和我们保持相近的速度。肉孜对周围的山系和神迹都非常清楚,从小就跟着爷爷转山,他爷爷跟他讲过各种阿尼玛卿的故事。在安多藏区,阿尼玛卿山神的形象在唐卡里被藏民描绘成一个白盔、白甲、白袍、胯下白马、手执银枪的勇士。整个阿尼玛卿山系的各个山峰都是不同的神,彼此都是亲戚关系。

    雪山融水倾斜而下冲击出多条细小的河流,途中需要无数次涉水而过,我们须在马背上掌握好平衡,稍微迎水的方向而上。水底的石头湿滑,马蹄也容易打滑,同队的老徐一不小心在河中心人仰马翻,跌入水中全身湿透。一时还追不上驮运行李的牦牛队,无法更换衣物,在海拔四千米的地方忍受着潮湿和寒冷,滋味可想而知。

 

   “当心,有野牦牛!”向导们紧张了起来,马匹的状态也警觉了起来。顺着向导指的方向看去,山顶上一对弯弯的牛角很威仪地凸现在山脊线上。野牦牛的体型要比普通牦牛大很多,毛长膘肥,走起路来浑身都在抖动,有时候有袭击人畜的危险。

    刚才还在山巅的野牦牛很快就俯冲到了山脚,向导们进行了分工,有的负责断后,有的负责用石块驱赶,有的用声音恐吓。野牦牛和我们的马队并行了很长一段距离,最后悻悻离去,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

    当晚宿营在一条大河边,海拔4200米,队友中部分人出现了高山反应。我同帐的朋友手脚发麻,另外一帐的队友呕吐不止。我分别给她们冲泡了葡萄糖水,喝下后反应有所缓解。我不禁为她们担心余下更加艰苦的旅程。

    第三天的达却贡卡是转山途中两个海拔较高的垭口之一,海拔达到近五千米。这里置有八座白塔,以及壮观的经幡阵,我也亲自挂上了一条红色的经幡,并围绕经幡阵行走一周后对阿尼玛卿的方向磕了三个长头,心中默念想要实现的美好夙愿。藏族的先贤们这样描述朝拜阿尼玛卿山的功德:只要我们以至诚之心供养,我们心中所有美好的愿望就都能实现,所有的不顺都能离我们远去。不论你是求事业、婚姻、家庭、健康等人天福报,还是求解脱、成佛,只要心诚,就都能如愿。

    藏族向导们则继续煨桑,这次是牵着马匹或者骑马围绕煨桑台顺时针旋转,桑烟中将手中一叠叠的龙达洒向天空,阴霾的天色为仪式增添了几份威仪和悲壮。藏人的高声呼喊、马匹的嘶鸣、漫天飞舞的碎片,更让人隐约感受到人们心中的那个阿尼玛卿的震慑。

    翻过垭口后阿尼玛卿从厚重的云层中显出形来,露出了真容,山峰并不陡峭,山形平缓敦厚,整个下午都在我们的右侧一起并行,阿尼玛卿雪山,藏族人民称“博卡瓦间贡”,亦称“斯巴乔贝拉干”,即开天辟地九大造化神之一,也是二十一座神雪山之一,排行第四,专掌“安多”地区的山河浮沉和沧桑之变,是藏族的救护者。我们行走在山脚下的草场地带,阿尼玛卿的西南侧,这里生长着成片的高原植物红景天,以及珍稀的绿绒蒿。我们的右侧是连绵的雪峰,左侧的山体传说就是阿尼玛卿的舅舅,而周边散布的小湖据说有108个,是阿尼玛卿的佛珠。

    传说阿尼玛卿山神是活山神沃德的第四个儿子,沃德为了拯救藏区百姓,使他们解脱灾难,能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派老四到安多消灭妖魔,降伏猛兽,惩办坏人,使百姓过上幸福祥和的日子,后来老四与其父沃德巩甲相会时,修建的九层白玉琼楼变成了阿尼玛卿山神。同时,阿尼玛卿还是格萨尔王的护法神,有着无穷的智慧和慈善的心肠,他有许多家族、侍从和卫士,都环绕在他的身边。而我们转山一圈,自然也就逐一认识了整个阿尼玛卿家族。

    走着走着我们感觉进入了一个奇怪的石头阵。一堆堆黑色的小石块垒至马腿高,面积很大,成片地延伸至山脚。当地人称“莫阿多啊”,是以前占卜的地方。我们沿着蜿蜒在其间的小路骑行,虽并不熟知各种通过石头进行占卜的方法,但确能感受到一种很神秘的气场。

    2004年2月这里曾发生过一次大型冰崩,冰崩地点在阿尼玛卿Ⅰ峰6282米高程点西北330度方向的西坡上。这次冰崩形成的冰碛物东西长2.2公里,南北宽1.5公里,面积约为3.3平方公里,堆积物占压了玛沁县下大武乡5000多亩夏秋草场,清水河、达玛曲河、权隆河被阻断,并由此形成了一个面积达30000平方米的堰塞湖。

    我们此时正在经过冰崩区,一条黑色的冰碛带从两山之间倾泻而出,黑色的碎石上这几年已经被过往的马队和朝圣者踩出了明显的小路,但规模很大,全部走完也得一两个小时。

    这一天的路程有24公里,我们走得很吃力,向导们寻找营地也很吃力,要保证有可靠的水源、平坦的地面以及背风的地势,结果寻到了一处高地“西马智地”,传说是山神们赛马的地方,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山谷,印有格萨尔王的彩旗高高飘扬在山巅的玛尼堆上,对面的山体就是阿尼玛卿的南大门,山门入口处。营地很美,一个清澈的小海子边,开满了黄色小花。帐篷就搭在河畔湿地厚厚的草包上,虽然有些潮湿,但软软的很舒适。马和牦牛被放养在周围的山里,马的双腿虽然被绑上绳子,但仍然能挪动得很远,第二天早上牧人们再将其逐一寻回。一夜风雨,一个藏族向导的帐篷头天晚上塌了,早上他从一堆帐布中钻出来,和同伴嘻嘻哈哈地抖掉毛毯上的积水,还一边高声唱着藏歌,在艰难的环境中,他们仍能保持开心和幽默。他们的快乐是如此简单,是这广阔的草原、奔腾的河流,以及巍峨的雪山,赋予了他们天生的坚韧、勇气和乐观……未完
(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阅读《西藏人文地理》2012年11月期)

  评论这张
 
阅读(283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