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2013-01-24 11:1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朗变奏

一片森林的传奇与再造

开篇

鲁朗的现实从历史中浮现,从森林里崛起。

昔日的鲁朗借林海、国道和石锅鸡而崛起,见证了西藏的发展和旅游业的兴起。未来的鲁朗,这座正在318“景观大道”中最美路段上打造的国际旅游小镇,不仅将成为一个凝聚着梦想的美丽家园,更将是美丽林芝、美丽西藏的一个缩影。


 

(一)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鲁朗要投资建设国际旅游小镇的消息,在2011年底的一天,突然出现在《西藏日报》上。

这个消息并未引起多大轰动,然而对于鲁朗而言,却意味着一种新的开始。当原始的林海遇见国际旅游小镇,将会发生什么?

鲁朗的村民热烈谈论这个消息,展望种种可能和他们全新的机遇。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鲁朗国际小镇效果图(提供/林芝县政府)

三个鲁朗镇
撰文/冯帅 杜冬彭丽 陈星

    说到鲁朗小镇,实际在指向三个概念。

    一个是老鲁朗小镇。其实这个小镇并不老,1998年建立,随即成为318国道上的重要驿站,满街的“鲁朗石锅鸡”是其重要特色。随着鲁朗国际旅游小镇的建设立项,老鲁朗小镇也于2012年逐步拆除,存在时间只有14年。

一个是规划中的鲁朗国际旅游小镇,将建立在老鲁朗原址之上。按照规划,这将是一个和鲁朗自然风光以及人文风情完美结合,甚至建筑物的外形都符合鲁朗天际线的国际旅游目的地。

   这两个小镇彼此重叠,还有一个鲁朗小镇,它的存在时间可能只有3年,就是目前鲁朗镇的临时所在地。这里距离老鲁朗小镇废墟以西约3公里。车辆从色季拉山的云雾中飞驰而下,公路一侧出现规模可观的一大排简易房,其钢板外墙上鲁朗国际旅游小镇的系列效果图格外醒目。

 

旧镇

   一片灰白的大地。就是以前的鲁朗镇。”扎西岗村主任尼玛次仁喜气洋洋地介绍。小镇的干道不长,大约500米,除了个别建筑,都已经拆迁完毕,只剩满地的碎砖石和归拢于一处的钢筋。

   “这里以前是小学,小学旁边是政府,哦,那里是林场。”尼玛次仁指着窗外毫无区别的一片片废墟说。在鲁朗林场的旧迹附近,还停着一辆最后的挖掘机。和所有的挖掘机一样,它沉重的履带下有一滩机油。有意思的是,它几乎是整个小镇旧址上最高也最鲜明的一个物体。负责拆除的孟老板好奇地走过来,这个身材高大的安徽人也即将撤离,他在这里过得有些无聊。入冬前,旧鲁朗小镇的拆除已经全面完成。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鲁朗的冬雪 白雪皑皑(摄影/卢海林)
    还有些男女工人,住在镇上唯一一栋没拆除的小饭店里,全镇只有两栋建筑没拆除,除了这栋临时的工人住房外,还有一栋中国电信的营业厅,因为里面有基站设备,预备等新小镇建设时,直接移过去。

    林场的废墟,占据了相当大的面积。其实森林并不遥远,旧镇就在森林的包围中,不管向哪个方向望去,都是幽深的树林。1911年,在清军军官陈渠珍笔下,鲁朗一带是“长林丰草,乱石塞途”。如今从318国道翻越色季拉山,或是从德木拉山口翻越,眼前的鲁朗都是雪峰下浩瀚的林海,碧绿得发蓝,鲁朗镇和几个村庄所在的河谷平原,仿佛是森林怒浪中的几片浮萍。

    鲁朗最初的城镇,和伐木业密切相关。对于当时的生活,66岁的老藏医阿多记得清楚。

    1953年,青海来的藏医桑扎带着妻子和9岁的孩子阿多从故乡青海一路朝圣到拉萨,途径鲁朗,赞叹这片“神仙居住的地方”的森林;由拉萨返回时便有了决心:一定要在这里定居。就这样,鲁朗五寨里的东巴才村成为了阿多的第二故乡。当年的鲁朗还未进行民主改革,鲁朗人往来于林海之间。

    一番回想,阿多57年的“移民”生活,脉络清晰,如数家珍。

    当时这里并无小镇,只是散落着几个村庄。乡政府驻地在东久,也就是当年陈渠珍和钟颖大本营所在的东久沟内,在如今鲁朗小镇以东29公里。

    那时的老镇不过是一片林场,仅有两家商店和三家中餐馆,房子都是就地取材的木板房;商店卖的东西也不多:一包飞马烟是3元,一双解放牌胶鞋卖6元,还有少量散卖的白酒——两块钱可买一斤,三四个人吃饭,也就30元钱左右。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鲁朗国际小镇设计全景效果图(提供/林芝县政府)

      1964年,阿多接过父亲的藏医手艺,接任手东巴才村的村医工作;1977年,他在人民公社做过医生,逐渐成为鲁朗著名的藏医。

那时的鲁朗还没有通公路,从镇上到其他村子的路全是人与马走出来的土道,许多时候,阿多骑着马,奔走山岭之上,在鲁朗各地为百姓治病。路远地艰,看完病,阿多就在村民家里和大家一起吃酥油、糌粑,想要嘴巴里有点味道就沾点当地的辣椒酱。“那时最富的村民家也只有三十四头牛。”森林中的黄昏幽暗,早期甚至是不通电的,“有人将松油弄碎了引燃照明,以前点不起蜡烛,当时谁家点这个就是件很稀奇的事,条件好的用清油,藏历初一和初十五用酥油。”

 当阿多的马蹄声回响在森林中时,鲁朗广阔如海的森林也展现在甘肃少年魏万祯的眼前。

“我的父亲是1959年进藏的解放军,1979年我刚高中毕业父亲便去世了,接到父亲单位上的通知可以接替他到西藏工作。”背着行囊的稚气少年魏万祯从甘肃老家出发,边走边拦车,在青藏公路上忍饥挨饿地走到了当时的西藏运输中转站柳原。没有客车,幸运的是,在西藏运输站搭到一辆东北司机的油罐车,一路上与司机聊天,历经13天终于到拉萨。

 辗转从拉萨到达鲁朗,看到藏东南浩瀚林海而激动万分的魏万祯被安排做伐木工。每次出工都是走颠簸的搓板路,肩膀被木头压得紫青,一回到住处啃着冷硬的馒头充饥。辛苦的工作和不尽人意的生活让年轻的小伙子经常夜里痛哭,也理解了父亲在藏的艰辛。

“现在318国道上的109道班是以前老的林场,那时的森林很茂密,三人合抱不过来的大树随处可见。”魏万祯说。在109道班伐木四年后魏万祯因接到上级命令,来到了位于扎西岗村的上方山林里,有几座伐木工人搭建的小木屋。

   “林芝的森林以高杉、冷杉、云杉以及落叶松为主。百年以上的树木不准采,直径20公分以下的也不许采伐。直径三四十公分至一米内允许一定的量砍伐,但是不能成片砍伐。”距离魏万祯几十公里外的东久林场,采伐队长的达瓦江村也在做同样的工作。从把树伐倒后根据要求锯成3~4米长,扛到拖拉机上,拉到八一镇加工。“那时候东风牌、解放牌大卡车还很少。”

   “工作强度有些大,每年规定的量是这么多,谁提前完成工作就可以提前下班。”管理着东久林场里130多人的达瓦江村说。上山的时候要自己带午饭,下午六点才能下山。

    伐木工人大多来自内地的汉族年轻人。“当时唯一的娱乐就是每周看两次电影,林场会有专车把伐木工人统一接过去,看完再送回来。”魏万祯回忆道,“我只要有电影就不会错过,多数是战争片,百看不厌。”

如今,从老东久桥顺河往沟里拐两公里,依然能看到装载着砍伐整齐木头的军绿色大卡车陆续从沟里行驶出来。

这就是旅游业兴起前鲁朗的生活。

    1998年,乡政府从东久搬迁到现今的鲁朗老镇,并于2000年改名“鲁朗”:神仙居住的地方。

    一年后,鲁朗的第一家石锅鸡饭店开张了,标志“石锅鸡时代”的来临。零散的游客开始游荡在鲁朗的森林和旷野中,这时鲁朗还没有家庭旅馆,有些徒步和骑自行车的驴友就在鲁朗的村民家打地铺。

    2005年,扎西岗第一家家庭旅馆正式开始营业,有四张床位。

    2006年,扎西岗山上的林场迁移到了现在的东久沟里,扎西岗的经济转为旅游为主。

    同年,鲁朗通了柏油公路,鲁朗加速改变。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石锅鸡

    我们离开废墟,向色季拉山方向前进,如今鲁朗临时小镇就在那里。

一阵风吹过,秋雨将要落下,一栋栋整齐的铁皮房白晃晃地亮着。色季拉山的寒风直刺入骨,这里不再有拉萨令人羡慕的烈日。火炉上搁着极大的不锈钢锅,里面炖着数只藏鸡,尽管如此,寒气还是从铁皮屋顶沉沉压下,包裹着我们几个人。

    我们坐在“翠花石锅鸡”的餐馆的炭火旁取暖。老板马翠花的身影在一旁忙碌,夜晚他们的住处一定更是寒冷。马翠花和她的老公曹守明把餐馆打理得井井有条,虽然是临时搭建的铁皮房,他们仍让自己的这份在鲁朗的事业,看起来是318国道旁接待游客最热门的餐厅之一,其中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原因是,等待全新的鲁朗小镇面世之前,他们也许将在此生活长达3年之久。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翠花一家人的合影

2013年1月刊:鲁朗变奏 (一) 鲁朗再造:国际化之梦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翠花在做石锅鸡

     一切都是为了鲁朗小镇的重新改建。

    是的,在今后的三四年内,这里就将是鲁朗镇。老鲁朗镇如同一只废弃的蜂巢,当政府机构像蜂后一样迁移到一片旷野中时,银行、卫生所等机构和为数更加庞大的饭店如同工蜂一般紧密地跟随着,落户在这片旷野上,一个全新的、有些简陋的“蜂巢”就此建立。

    这个小镇里其实一应俱全,连银行的取款机都有,还有宾馆——也是在简易房内,紧紧贴着临时医院——老板娘坐在“大堂”里,冻得实在坐不住,就跑到邻居的面馆去烤火。全镇的行政机构不过是几排平房,所有的人挤在一处办公,镇长和书记也冻得经常到值班室里坐一会,这里房间小,人多,又有电炉,烟雾缭绕中居然有一份惬意的温暖。各村村长也时常出现在这里,不过办公室的局促和寒冷,比起村长家中的熊熊火炉,实在是差太远了。……未完(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阅读《西藏人文地理》2013年1月期)

  评论这张
 
阅读(497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