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9月刊:墨脱:雪山雾林中的隐秘莲花 (三)秘境  

2012-09-11 10:2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墨脱:雪山雾林中的隐秘莲花


 

(三)秘境
        艰险成就了秘境,秘境是白云深处的人家,是三秋桂子,是十里桃花。
        而这秘境,只有靠双脚步步走来,只有直面死神,才能进入。在秘境的深处,在喜马拉雅山南麓,去亲眼见证勇士们曾征服的天堂,如今又是如何模样。
       狩猎的篝火是否已经熄灭?多情的裙裾是否还在起舞?山河是否别来无恙?

给驴友的一些提醒
      墨脱一路充满了危险。你可能会遇到的危险是:雪崩、泥石流、蚂蝗、崴脚和迷路。不过现在好了,分岔路口都有指示牌提示。根据我们户外的理论:在危险地带暴露的时间越短,你就越安全!
      从派镇往墨脱的徒步旅途,一般可在6 月至10月这段时间进行。其中,雨季过后的九十月是最为适宜的季节。5 月和11 月,或许也可通行,但难度大大提高,并不建议。作为一条越来越热门的线路,近年来墨脱徒步的危险性已在不断降低。但2012 年必将作为这条线路的惨淡之年被载入史册。上半年发生的几宗事故,值得后来人记取教训:
      4 月,河南驴友孙会涛、魏峰,雇了1 名向导4名背夫,擅自闯进雅鲁藏布大峡谷核心区。4 月29日大峡谷普降大雪,当时一行7 人已经到了西兴拉雪山山顶,一场雪崩顿时夺走两名背夫的生命,另有3 人受伤(两重一轻),余下2 人在5 天内走完原本10 天的路程,回到派镇求援。随后派镇方面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终于在5 月13 日将3 名伤者搜救到了扎曲。
      5 月20 日,正要参加高考的19 岁贵州驴友薛超,单人翻越多雄拉雪山时失踪,墨脱县、米林县派镇和贵州方面搜救长达1 个月,最终无果,在6 月下旬救援队宣布放弃搜救。
      6 月23 日33 名游客到达汗密站(其中3 人为背夫)。24 日早上,8 人停留在汗密,25 人前往背崩方向,路途中1 名游客被泥石流卷走,不幸遇难,8 人返回汗密,16 人被墨脱县背崩乡派出所干警接到背崩乡。
      6 月27 日,松林口至多雄拉山口第一平台500米处,发现一名安徽籍男性死者。据过路驴友推测,该男子系从墨脱方向至拉格后,单人反穿多雄拉雪山,最终在雪山上遇难。
      目前,从派镇到墨脱县的徒步旅游线路尚未开发,沿途存在着诸多的不安全因素,墨脱县、米林县为了确保游客的安全,已经在派镇转运站张贴禁止游客从派镇徒步进入墨脱的告示,如何规范墨脱徒步秩序,规避人身伤亡的讨论仍在继续。

 


徒步墨脱,徜徉在天堂与地狱
       撰文/陈江

       2012 年6 月,穿越墨脱。眼上天堂,身下地狱。人已远,心仍在。

D1在派镇
       派镇(海拔3710M)
       徒步墨脱,一般从米林县的派镇出发。我们所到来的2012 年,似乎注定是个不安分的年份,三四月林芝普降的大雪,将每年负责带队开山的四海客栈老板曾眼镜,强留在派镇半个多月。其间上百号的驴友来了又去,从未有人敢一试翻越多雄拉雪山。
     “吓退了一些徒步墨脱的人,当地背夫对雨雪天气也变得敏感。”6 月初,当时还在派镇兄弟客栈做义工的陈恒面对着连绵阴雨回忆说。作为我们一行的向导,陈恒对这支菜鸟队伍充满忧虑。果不出所料,在出发前一夜,约好的3 名背夫就有一个决定退出。其他背夫转达来的理由是:最近一直下雨,他妈妈不让翻雪山。
       到了今天,派镇往墨脱的背夫已经不再算是一个低性价比的营生,由于所有的活计都揽在了派四村的头上,“加上一些游客的放任,”陈恒反复强调“连半路雇人把自己背到墨脱的都有,你雇个三千,三两次这样背夫的价就全都涨了。”在西兴拉事件之后,背夫的价格已基本涨至400 元/天、食宿另计的程度,再考虑到每个背夫只愿意背负40 斤以内的重量,其价格与尼泊尔EBC 线路相比已是天壤之别,比起背夫在家种青稞亦是天壤之别。此种状况下,仍有背夫不愿翻山,6 月提前到来的雨季,确实让人担忧。
        就在出发的前一晚,风雨大作,狂风刮断了派镇的供电线路,整座小镇陷入黑暗之中。这一夜,无人入眠。但是,准备了这么长时间,人都来到了多雄拉脚下,谁也不愿意就此罢休,每个人都说:“试一试吧。”


D2 翻过多雄拉
派镇—松林口(海拔:3550M)—拉格(海拔:3250M),里程:16KM 
    天还没亮,拉我们上山的东风车已经等候在客栈门口。从派镇前往第一站拉格,可以先在东风车的后厢上坐上10 公里,到达简易公路尽头的松林口,再开始徒步。这种在藏区常见的坐车方式被戏称为“扛大箱”,只不过,派镇的这辆东风车比起平常的扛大箱还要再刺激上几分:颠簸的上山路也便罢了,车后部竟连个档板都没有!难道师傅不怕开着开着掉下几个人么?
    10 来公里的山路,东风车要开上1 小时之久,最终被松林口满地的冷杉挡住了去路。在此后数日,颠得屁股发疼的东风车将成为一种让人怀念的回忆。徒步,就要真正开始了。
    6 月之初,我们面对着海拔4220 米的多雄拉雪山时,连绵细雨已经下了整整20 小时,漫山云雾,风刮不止。三四月的强降雪,到了6 月将融未融,不厚也不薄的积雪,在雨中更增添了登顶难度——简直就是户外初驴的噩梦。上雪山的第一台阶,坡度超过65 度,就有好几个人在这里差点失了足,同伴小谢差点整个人从坡上滑坠下去,幸得他及时用登山杖狠狠插向雪坡,阻了阻下滑的速度,后面的队友用手托住小谢的登山鞋,再把登山杖也插入雪坡,让小谢垫了垫脚。
    很明显,第一次走墨脱的小谢还是低估了雨雪天气中多雄拉的威力,第一台阶再往上,雪坡明显缓了下来,但是以一种无限向前延伸的姿态出现。风雪之中,能见度极小,近乎绝望的情绪油然而起。走了一半,小谢从雪地中捡起一只鞋子——它的主人是走在前面的队友抱残,由于雪冷冻脚,抱残竟是连登山鞋走丢了都浑然不觉。
    午前时分,我们一行15 人终于在下午1 点这个翻垭口的时间窗前到达垭口,在这里,只要稍一站定,热量都很快被狂风带走,没有人敢在垭口过多停留,凑一凑队友就匆匆下山。
    下切在多雄拉的南麓,不时总与瀑布擦身而过,远处较低的绵绵群峰,雪线之下更可见无数瀑布潺潺而下,眼前雪原辽阔,人如蝼蚁。在这里笔者也留下了一生的遗憾:为了墨脱之行,本来是贪心地带上了2 台哈苏和1 台徕卡相机,但登山之时为了方便和防雨,竟全部装在大登山包里交给了背夫。如今背夫都落在了后面搀扶脚程慢的队友,手中竟无一机能记录下眼前的胜景,而要等待背夫的到来,无疑是件极耗热量的事。最终再三权衡之下,只能错过美景,悻悻下行。


       在登山运动中,绝大部分的事故都发生在下切阶段。多雄拉的南麓下切,自然也是比上山更刺激也更危险的体验。几次跨越冰河、瀑布、雪坡和溪流,很多队友都需要向导和背夫的协助,才能安全度过。这也正印证了我们之前了解到的信息:在雨雪天翻越多雄拉,是件十足调动肾上腺的活,一双好登山鞋和合适的御寒装备必不可少,而团队的合作、向导和背夫的协助也非常重要。我们这一帮新驴,经过了上山的大雨迷雾,下山时的跌倒翻滚、雪坡滑下、冰原迷路1 小时,甚至连行李都差点掉进冰河中,最终也能在向导和背夫的救助下,在天黑前走下多雄拉雪山,到达宿营地拉格。
这一天,风雪之中雪山徒步10 小时,走过多雄拉16 公里的山路。这一天,终生难忘。

D3 从拉格到汗密
       汗密(海拔:2240M),里程:28KM
       翻过多雄拉雪山之后的宿营地拉格,小得连村落都算不上,这里没有居民,只有三间为走墨脱驴友而开的客栈。最奇特的一点在于,其中有两间客栈的老板曾为夫妻,如今分道扬镳后,两者客栈也不过相差百来米的距离。在渺无人烟的拉格,抬头不见低头见,如何相处,倒也是一宗奇事。
       我们失魂落魄地闯进拉格时,吉祥客栈的彭老板早就给我们备好姜茶,一屋子的柴火也足够把我们全部湿透的行李烘干。环绕在拉格周围的雪山、杉林、瀑布和溪流,总让人恍惚身处世外桃源。水声潺潺,云雾缭绕,想来要是老板的厨艺再好上一点,菜式多上几个,小住上几日也是美事一桩。可惜我们不是归人,只是过客。稍作休整后又得匆匆启程。
        拉格前往下一站汗密,有28 公里的徒步路程,总体上说是墨脱徒步之旅最轻松的一天,自从下了多雄拉,海拔就在不断下降。在这一天的行程里,行者们将告别雪山,踏过无数溪流,走入原始雨林中。
       走在原始森林,阳光不时透过茂密的树冠,洒在我们身上。一路有着千奇百怪叫不出名字的奇特植物,这一程倒也不必担心迷路,丛林中本来就只有一条人走出来的路,树丛上和脚下又不时会出现路标。我们后来了解到,树丛上系着的蓝色布条是某一支热心的驴友队伍所为,而脚下石头上的“田”字型刻字,则是某水利设计单位为勘察多雄河而留下的,只可惜考察之后至今都没了下文。实际上,多雄河所处的位置,要想进行水利开发是件难事。但其潜在的水利资源,确实惊人。从多雄拉山麓的湍急小溪,流淌到这里已经发育成更湍急壮观的河流,巨大的落差使它在整个生命行程中发出震耳的涛声,一直到涌入雅鲁藏布江才肯罢休。
       前往汗密的路上,最值得一提的地方还是大岩洞。所谓“大”岩洞,不过是片前面有数十平米空间的巨石,数年前倒也有附近的门巴人在这里也开起客栈,但一般的驴友总是循着拉格—汗密—背崩这3 个传统休息点过夜休整,再加上门巴人不擅烹饪留不住客,客栈开着开着也就关了门。从这一点看,这条墨脱徒步线路确实是处在一个原始、未经统筹规划的状态,比起尼泊尔数小时可见一个休息处的成熟状况,墨脱的线路要向更多徒步者进行推广,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

……未完
(更多精彩内容请购买阅读《西藏人文地理》2012年9月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3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