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9月刊:西藏岩画的图像解析  

2010-09-30 12:13: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岩画的图像解析
摄影 撰文/孑马


      牦牛岩画——我们很想从西藏岩画图像演变史中,寻找牦牛在羌塘草原猎牧人经济及精神生活中的特殊性以及转变的原因,这些早年被藏北猎人们一路追杀过来的野牦牛,从什么时候开始具有了某种神性,弯曲有力的牛角被当成圣物在高原大地被处处供奉?

西藏岩画以动物表现为大宗,动物图案超过90%以上,其中,牦牛图案数量所占比例最大。

牦牛——青藏高原特有的物种,也是藏族人民最喜爱的动物,被人们誉为“高原之舟”。牦牛图像不仅是西藏岩画中最重要、最具代表性的图案之一,也是高原岩画艺术表现中最富于民族性格的图案之一,它的造型是那样丰富多样,但表现语言却往往朴素而简略。观看西藏岩画,一个突出的印象就是藏族人民对牦牛的这种特殊情感,实在是有着它古老的历史渊源,千姿百态的牦牛图形,蕴含着作画者对牦牛这种动物特有的认识与细致的观察。

研究者认为,青藏高原岩画中,以通体凿刻手法制作的岩画应当属于较早时期的岩画遗存。所谓“通体凿刻”,是指以垂直打击法打击岩面,敲凿出一个个大小不均的麻点,并使其连成一片,最终敲出动物的整个轮廓,看上去它更有一种“剪影式”的视觉效果,它们所呈现出来的艺术效果也很奇特,手法略显稚拙,却以质朴和生动取胜:牦牛厚重肥硕的躯干与小而尖的脑袋形成对比,两只牛角几乎弯成圆圈形,拱背垂腹,四肢短粗有力,大尾上扬,整个造型饱满浑圆,还有一种跃动感。

牦牛某些局部特征,显然是被有意识夸张了,例如通过夸张牦牛高耸的拱背,短粗的四肢(经常只画出侧面的两条腿),以表现牦牛孔武雄厚的躯干;通过短圆而向前顶着的牛角,强调牦牛强有力的动势。这类牦牛岩画因为是青藏高原岩画中最早出现的一种风格,它的造型语言很自然地成为当地的一种艺术传统,也就奠定了西藏牦牛岩画的基本表现样式。

藏北加林山岩画中的牦牛动态感很强,画面还常会出现多维视角的特点,有正视、侧视,还可能有俯视甚至倒视,图3是加林山的一幅狩猎岩画,画面既可以从左看,也可以从下向上看,猎人位于画面的下方,他的上方有两头牦牛和两条猎犬,两条猎犬显然是猎人捕猎的助手,两头野牦牛虽然朝着一个方向奔跑着,但上面的那头为正面图像,而下面的这头却是倒着的,两头猎狗也以同样的方法画出,整个画面更像是一个俯视图。早期,牦牛似乎更多的是狩猎者手下的猎物,藏北加林山岩画经常能见到这样的猎杀野牦牛的场景,牦牛体形浑圆肥厚,作为藏北狩猎人的食物,它们看上去很有诱惑力。

成群的牦牛图主要出现于藏西阿里日土的岩画里,笔者是在实地去过日土之后才明白其中的原因,2006年的夏天,当笔者站在日土县老宗山上,俯瞰着不远处蓝得透彻的班公湖和那片绿得令人心醉的大草场时,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岩画中成群的牦牛图像会出现在这个肥美润泽的大草甸,这里是阿里地区的最北部。

牦牛图像,到了阿里日土的岩画群里,开始出现一些有趣的变化,牦牛图逐渐由“剪影式”的通体凿刻手法,转变成轮廓线勾勒的画法。牦牛不再像早期那样肥厚,躯干被拉长,头部小而尖,颈部较长,四肢已明确画出,不再有早期的那种肥硕饱满的感觉。牦牛看上去呈奔跑状,高突的拱背更强化了牦牛向前伸拱的趋势。

这类牦牛显然不再是猎手攻击的目标,而是牧人放牧的牛群。愈到后期,牦牛的形体愈长,躯干由于被拉得太长而显得不够结实有力,盐湖岩画点的牦牛,如果不是牛角和腹部的垂毛,看上去与一匹老马没有什么区别。早期那种跃跃欲试、生龙活虎的“牛”劲不见了,牦牛图案显得更加概念化。

后期牦牛岩画真正值得注意的是牦牛与人关系上的变化。藏西盐湖出现了骑牦牛者,牦牛看上去温顺安详。牦牛图像前面,赫然可见一个雍仲符号和一个圆轮形的太阳符号,两个符号下面还能看到一轮新月。

我们知道,日、月与雍仲符号是高原岩画中常见的苯教符号组合,牦牛图像与这些宗教符号为伍,似乎暗示着牦牛和骑牦牛者身份的不同凡响。完全相似的组合画面,还可在远离该岩画点的藏北纳木措湖西岸其多山赭色涂绘岩画中见到,不同的是牦牛身上没有骑者,日、月、雍仲符号出现在牛背上方。图9中的牦牛形体巨硕,再加上是用色彩绘出,令我们联想到欧洲旧石器时代晚期洞穴岩画中那些神秘的动物,这幅牦牛图让我们读出一些崇拜或祭祀的意味。

有过青藏高原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藏民族不仅饲养牦牛,喜爱牦牛,牦牛似乎还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崇拜。这种崇拜显然与民间宗教信仰关系更为密切。藏区随处可见的“玛尼石”堆或是高大的佛塔祭坛上,常常会祭放着牦牛角,供奉在玛尼石堆或佛塔旁的牦牛角,通常都是家养的,如果出现野牦牛角,那将会是很珍贵,很难得的。家养牦牛的角形小而规则,野牦牛角长且粗壮。

我们很想从西藏岩画图像演变史中,寻找牦牛在羌塘草原猎牧人经济及精神生活中的特殊性以及转变的原因,这些早年被藏北猎人们一路追杀过来的野牦牛,从什么时候开始具有了某种神性,弯曲有力的牛角被当成圣物在高原大地被处处供奉? 藏西阿里扎洞岩画点有这样一幅岩画,一座大石垒建的塔状物顶端,膜拜的供品正是牛角!岩画似乎是在提醒我们:牦牛角崇拜的历史真的很久远了。

    骑猎者——西藏岩画中大量的骑猎手追杀野牦牛的画面,似乎是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着一个表现主题:高原上这个制作古代岩画的族群,是一群骑马射箭,追逐野牦牛、以狩猎为生的强悍民族。他们在这片极辽阔的高原草场上驰骋追杀的过程中,骏马是他们的坐骑,更是他们重要的同盟军!   

狩猎野牦牛是青藏岩画最常见的表现母题,在那些反复出现的追逐猎物的激烈画面中,人与马组成的“骑猎者”,共同面对的是体积庞大的野牦牛群。

加林山岩画中的骑猎者,一般被简化成“十”字型,只有前伸的弓箭才让人们明白他们是猎手。骑马人由“十”字型或干脆用一根直线来概括,是西藏早期岩画图案表现手法的基本特点,尤其是在藏北加林山岩画里,这类表现最为突出。

然而到了藏西阿垄沟、鲁日朗卡岩画时代,狩猎牦牛图的规模与气势,便显得不同凡响起来。鲁日朗卡的一幅狩猎图,画面右侧有三位骑猎者正呈扇形状包抄两头逃窜的牦牛,前方有猎犬的围追堵截,头上有猎鹰盘旋,牦牛的无处可逃,骑猎者强大的声势令人印象深刻。果拉岩画点有一幅大型狩猎野牦牛图,展示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狩猎场面:一群骑猎者从不同的方向朝牦牛群袭来。七八头牦牛四处狂逃,猎犬们在牦牛身后狂吠,更有两位骑猎者已深入到牦牛群中……。整个画面布局得当,各种关系交待得清晰明了,牦牛的仓皇逃窜与猎手的镇静自若,形成鲜明对比,西部猎手的骁勇善战于此可见一斑.....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