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9月刊:西藏岩画——关于发现的故事  

2010-09-26 12:49: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藏岩画——关于发现的故事
撰文 摄影:李永宪

 

西藏的岩画是故事,是这片高原故去了上千年之久的古老往事,是由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故事汇集而成,在沉默的峭崖坚岩中,这是一段长长的历史。曾几何时,古时高原的猎人、牧人、农人们琢刻、涂绘在旷野荒漠岩石上的那些图像和符号,还有发生在岩画制作者们身前或身后的往事,有很多现今已难以厘清、无法重述。而围绕西藏岩画的发现和研究,以及有关这些发现和研究的面世和传播,有很多差不多也成了故事。

 因此,我愿意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西藏岩画的故事,呈献给那些期愿聆听西藏故事的人们。

 西藏岩画的发现和记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20世纪前半叶,从西方人在藏旅行考察的记述中可以窥见的一些岩画的内容或线索,这是西藏岩画被记述的早期阶段。第二个阶段是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直至今日的中国的科学工作者和文化工作者踏访和调查岩画的图文记述,这是西藏岩画发现的后期阶段,也是西藏岩画真正进入文化遗产保护和学术界关注、研究的阶段。前半段的发现总归起来是些比较零星、简单的记述,而且可展示的图像材料不多,而后半段的发现则是用现代手段记录和描述的“研究资料”,到今天大多已是可网传阅查的文字和图像材料。

除了这些有案可稽、有书可查的、出自中外学人的著述图录的岩画之外,在西藏的很多地方还有一些流传于乡野民间的“岩画故事”。尤其在高海拔的西北牧区,牧民们把岩石上的图画与刻像视为神鬼之作,藏语叫“拉哲日姆”(鬼神画),于是在岩画之乡的日土便有了“日姆栋”这样的地名。或许是将岩画尊崇为昔日游牧英雄的遗迹,便说那是“格萨尔”所画。还有的牧民将岩石上刻画的人形赋予了生命和灵魂,便有了“齐吾普”(小人山谷)这个地方。这类口口相传的“故事”流传很广,目前我们无法、也无需去考证它的真实性,但是希望这些有关岩画的“传说”可以纳入西藏牧民“口述史”或“心灵史”的记录。藏族学者顿珠拉杰曾在藏北考察时观察到这样的现象:“……当地居民还相信这些岩画不是人类画的,也不是常说的‘让尊’(自然),即天然形成的,而是神祗所为,具有神圣之力。所以,一般人都不敢对岩画进行妄加修改,以免招来天灾人祸。”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这种“心灵史”的延续,就是所谓区域性、族群性的历史文化现象在故地后世人群中的一种记忆或意识的留存,这就是文化的“传统性”
一、20世纪前半叶,西方人在西藏地区旅行考察的记述中涉及到一些岩画的内容或线索,这是西藏岩画被记述的早期阶段。
    第一个记述西藏高原岩画的西方人应是瑞典籍探险家斯文·赫定。
    早期西方人所记述的西藏岩画,算得上是学术意义上的“发现”的并不多,那些零星简要的文字记述,大多不是出于对岩画的专门关注或是考察,而是作为高原人文景观的一个现象,出现在那些具有一定人文精神的探险家或藏学家的考察札记中。翻检早期有关西藏的西方著作可以发现,第一个记述西藏高原岩画的西方人应是著名的瑞典籍探险家斯文·赫定。

 斯文·赫定(Seven Hedin,1865~1952),这个名字在瑞典几乎有着与诺贝尔齐名的美誉。而在当下的中国,大凡有点探险情结的人都对斯文·赫定这个名字及其名著《亚洲腹地旅行记》不会陌生。出生在斯德哥尔摩的这位世界级著名探险家,从16岁起便无怨无悔地开始了他引以为终身职业的探险生涯,并因此一生未婚地走完了他87年的人生之路。斯文·赫定第一次踏上中国土地是在1890年底,在其后的亚洲之行中他曾四次到过西藏。


     


       第一次是1896年的7月到11月,斯文·赫定在新疆考察了著名的丹丹乌里克佛教遗址之后,首次从南疆的尼雅一带涉足西藏的阿里地区,由此向东迈向青藏高原,但并未深入西藏地区。
       第二次进入西藏是1900年的7月至12月,斯文·赫定率领一支考察队由新疆进入了藏北羌塘地区,对西藏北部的地理环境作了考察。
       第三次入藏是在1901年5月,斯文·赫定仍是由新疆经青海越过唐古拉山,企图前往拉萨,但当年9月行至羌塘“纳仓”地方时,那仓部落的头人声称受当地政府之命阻止了他的前行,12月底他经西藏阿里、克什米尔返回欧洲。

第四次入藏是5年后的1907年。由于曾被西藏地方政府阻拦,所以1906年他听从了印度当局让他向中国驻外机构申请护照签证的建议。这一次,斯文·赫定是先从克什米尔进入西藏西部的阿里地区,再经由藏北那曲抵达卫藏地区。他得到的中国签证在这次西藏之行中发挥了作用,驻锡后藏的因此确认他是西藏的“客人”而接见了他.....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