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5月刊:大地上的曼陀 罗拉萨老城 人类理想与记忆中的东方城市  

2010-09-15 11:1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地上的曼陀罗

――拉萨老城:人类理想与记忆中的东方城市
撰文 高晓涛

 

    十几年前第一次前往拉萨时,从格尔木搭长途班车,在颠簸的青藏线上走了一天一夜,半夜时翻过念青唐古拉山,冰峰雪原中一道车灯照亮的孤独的路仿佛通向一不不知的世界。当我在正午时进入拉萨城时,阳光明彻得好像要晒穿一切事物了,我眯着眼睛站在八廓街一间家庭旅馆的庭院里,白得耀眼的墙上黑色的窗框带强烈地震撼着我的感官。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一种无法用逻辑或理性来廓清的体验,比此改变了我对世界的认识。

    人们总是通过彼此的不同来认识自己,东方与西方之间也是这样相互确认的。在新大陆尚未发现之前、世界地理尚未转入海洋之前,亚欧大陆间横亘着漫长的而广袤的内陆,幻想力借着道听途说满天飞――当西方人从《马可波罗游记》中读到一个个东方之城时,头脑中构画出了东方的神秘,直至二十世纪,这种神秘感依然在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的头脑中爆炸般出无与伦比的想像之花――在《看不见的城市》中,卡尔维诺假托马可波罗之口,描述出东方一个个奇幻瑰丽的城市,只不过,马可波罗并非向西方人描述东方,而是向东方的蒙古大汗描述东西方之间这广袤的内陆上的奇迹,昙花般的奇迹!

   在这构想中,城市成为人类意志、情感与想像面对无尽时间的空间呈现,它们因美妙而成为不可能,有如在漫漫历史进程中消失的城市,撒马尔罕、楼兰、这些名字如一声声叹息消亡在空气中。

    只有拉萨老城依然葆有完整的精神结构,依然具有人类意志、情感与想像面对无尽时间与空间而构现出的形态。作为东方文化的一种体现,拉萨老城呈现出佛教宇宙观的诗意结构。如果从高处俯瞰,老拉萨城的结构十分清楚,以大昭寺为中心八廓街及周边城区构成了一座“大地上的曼陀罗”。而拉萨老城内、中、外三道环形的转经线,有点像今天北京、成都的二环、三环,不过在意义上却绝非相类,现代城市的环线是本于交通而建,而拉萨的三个环线则完全出于宗教的信念:以八廓街为中心的拉萨老城,在建筑这一物质世界形成了曼陀罗的结构。――在这一点上,拉萨更加接近于人类理想与记忆中的东方城市,它暗含了人们对空间与存在的理解。借用挪威建筑史与理论学者克里斯蒂安.诺伯格-舒尔茨的话,“建筑不仅仅关乎实际需要和经济因素,它还关系到存在的意义。这种存在的意义源于自然、人类,以及精神现像。”(克里斯蒂安.诺伯格-舒尔茨《西方建筑的意义》)

 

松赞干布精心设计

    俗话说“罗马非一日而成”。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拉萨城建制,大致形成于两个阶段:始创于吐蕃王朝松赞干布时期,而定形于五世达赖喇嘛及第悉桑吉嘉措时期。

   拉萨最初的形成是以大昭寺的修建为始的。藏文典籍《贤者喜宴》说:“赞普松赞干布之时,建造了逻些贝哈寺(即大昭寺),此为奉行佛法之始。”

    在吐蕃王朝建立以前,西藏各原始部落经过了数千年的吞并与演进,历经盛衰,最后形成了史料所载的‘十二个大部落’与‘四十个小邦’。公元7世纪,吐蕃第三十三代赞普松赞干布统一征服了各部落,建立了统一的吐番王国。并根据自然地理将所辖区域划分为“五茹”(五翼),包括乌如、要如、叶如、如拉、孙波如五处。并将吐蕃的政治中心从雅隆河谷迁到了吉曲河谷,即今天的拉萨河谷。

    大局初定,四方依然未稳。为此,松赞干布采取了两个策略:一是以联姻方式,先后迎娶了尼泊尔尺尊公主与大唐文成公主;二来,为完成对吐蕃王朝的“形而上”的构建,修建大昭寺。

    围绕修建大昭寺形成了两则传说――“山羊驮土”和“西藏魔女图”――文成公主成为传说的核心要素,据说,在开始修建大昭寺时遇到了很多困难。人们一筹莫展,而文成公主推算出,整个青藏高原是个仰卧的罗刹女。罗刹女头东脚西地仰卧着。大昭寺所在的湖泊正是罗刹女的心脏部位,所以大昭寺必须建在湖上,以镇住魔女的心脏。为此需要填湖建寺。于是人们依靠山羊驮着装着沙和土的袋子,运来沙土,将整个湖泊填平了,在上面修建了大昭寺。

    为了镇住罗刹女的四肢和关节,按文成公主的推算,又修建了十二座寺院。在当时吐蕃王朝的四大重镇卫藏四茹(当时的四个行政区划),分别修建四座镇边大寺,又称镇肢寺。女魔左肩的约茹修建昌珠寺。女魔右肩当时为伍茹,上建嘎采寺。女魔的双足处是叶茹及茹拉,也分别建寺。后来在女魔关节处再修建了四大镇节寺,或称再镇边四寺。后又再修建四大镇翼寺:位于女魔左右掌心及左右足心处。

    此时修建的十二座寺,并非佛法僧俱全的寺庙。我在藏地也先后考察过尚存的几家,比如林芝布久乡的金色拉康,初为一间殿堂而已,并不具全佛法僧三宝,其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功用。从十二大寺分布在五如各处的关系上,则更加显露了其背后的真正用意:在作为行政区划的四如分别建有镇边大寺,起到精神统一的作用。十二座大寺的中心,则是大昭寺,因为它是建在“魔女”心脏部位的。如此,完成了对吐蕃王国形而上的构建。拉萨不仅成为吐蕃王朝军事、政治和经济中心,它也被打造成为藏地“形而上”的中心。所谓藏地是“魔女”、大昭寺建立在魔女的心脏上,都是这一现实背后的隐喻,无比精妙。

    据藏文史籍记述,最初,大昭寺内原供奉的是尺尊公主带到吐蕃的不动金刚佛像(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小昭寺是则供奉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此寺大门朝东,朝向文成公主的家乡。公元8世纪前半期,金城公主入藏后,将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移置于小昭寺,而将文成公主带到吐蕃的觉卧(释迦牟尼12岁时等身像)迎至大昭寺供养。自此,供奉觉卧仁波切的大昭寺便具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此外,吐蕃王朝设五商六匠,使商业和手工业得到发展,大昭寺周边先后出现了旅店、住宅、商店和寺庙等建筑,是为拉萨城的兴起。

    然而随着赞普达玛因灭佛而在公元842年被杀,引发随后数百年的战乱,松赞干布时修建的布达拉宫几乎被毁弃,拉萨不再是藏区的中心。直到公元1642年,五世达赖喇嘛(卒于1682年)在蒙古和硕特部首领固始汗帮助下,推翻藏巴汗王朝,建立甘丹颇章地方政权,拉萨及布达拉才翻开新的一页......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