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2009年7月刊:风化成典 西藏文史故事——象雄的覆亡  

2009-07-16 13:02:18|  分类: 西藏文化常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7月刊:风化成典 西藏文史故事——象雄的覆亡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风化成典 西藏文史故事
象雄的覆亡
撰文:马丽华   摄影:肖蜀成

当囊日伦赞猝然薨逝,新征服的小邦部落纷纷叛离之时,本属联盟外围的象雄也遥相呼应,在西部燃起战火。年轻的君主松赞干布对应的策略是双管齐下,又打又拉:以强势兵力震慑,之后辅以和亲手段,将胞妹赛玛噶公主嫁给象雄王李迷夏做了王妃。
      吐蕃公主千里迢迢来到象雄王城穹隆银堡,一开始就感受到了这个亦友亦敌、似臣非臣的邦国对她的不冷不热。不冷是看在她身后日益生猛的吐蕃的份儿上,不敢太冷;不热则是出于警觉的本能,何来热度。何况夫君此王早已有了三位嫔妃,其中最用心宠爱者更有一位虚格妃。虽说婚礼十二分的隆重体面,但那是做给别人看的。从第二天起,新王妃就罕见了夫君的面容。
       起初赛玛噶还只是觉得委屈和凄凉,终日以泪洗面,渐渐地感伤少了,怨气多了,偶有见面的时候,赌气给王看,说,既然如此,就让我搬出王宫吧,李迷夏听了不置可否;赛玛噶不理后宫内务了,生了孩子也不养育,李迷夏一概不与闻问。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或者五年,恼恨的火终于烧干了泪,这一年赛玛噶决意离开王城,扎帐在神湖玛旁雍错湖畔,至少要度过整个暖季。
       近处是碧波轻荡的湖水,远方是连绵起伏的雪山,赛玛噶的眼里心里全都是荒芜和茫然。象雄的土地辽阔,但它不属于我;空有王妃的名义,夫君却形同路人;仅仅衣食无忧又有何用,难道我就这样终老此地 。
      太阳每天都在照常升起,赛玛噶却觉得一天比一天更加漫长难耐,每天面向东方家乡的方向,都快要站成石像了。
      终有一天情况有了变化,远远地望见一队人马沿着湖边飞奔而来。眺望者顿时泪如雨下,是王兄派遣的使者来到了眼前。

2009年7月刊:风化成典 西藏文史故事——象雄的覆亡 - 西藏人文地理 - 《西藏人文地理》

使者金赞芒穹跃下马背,行礼已毕,转达了赞普的问候和担忧,赛玛噶则以长歌一曲和女帽一顶、松石一串作为对王兄的赠答。歌词系谜语,内藏玄机,不是有心人难解其意——
       涉及了牛:上部北方的草原上,有一头凶猛的野公牛;从山谷内传来呼喊声,从谷口处传回应答声,从卫地射出了一支箭,就在此呼彼应之间,射杀了猎物。
       涉及了虎:虎肉悬挂在铁钩上了,两旁有窥伺者盯上了它;如果不能火速前来拿取,过了明天后天,鱼鹰和水獭将会吃掉它。
       涉及了鱼:果然是一条大鱼啊,能抓就把它抓住吧!天上的银河地面的水,相距虽远也能连在一起;沿着河水越走越近了,往上走就会直达天际。……
       金赞芒穹返回复命,重复唱了一遍谜语歌,松赞干布听罢心领神会。然后打开封寄的信物,是女帽一顶和古旧珍贵松耳石三十颗。松赞干布看罢微微一笑,传递信息的人还在怔怔间,赞普已经下达了军令:开赴象雄。
      直到此时,金赞芒穹方才悟到歌词是发兵举事的动员信号,女帽和松石则是进一步的激励:王兄若缺乏勇气攻占象雄,无异于怯懦的妇人,请戴女帽吧!反之,则是英雄配享的高贵饰品松耳石。
      这个故事来自古老的敦煌藏本,以吐蕃时代的藏文所撰《历代赞普传记》中的片断,重点记录了吐蕃公主也是象雄王妃的赛玛噶既幽怨也决绝的“长恨歌”。没写战争过程,只有结果,“君臣火急发兵,灭李迷夏,统其国政,象雄李迷夏失国,象雄一切部众咸归于辖下收归编氓”,没再提及赛玛噶怎么样了,是功成身退还是玉石俱焚,写故事的人不太关心。
       隐约传来李迷夏的消息:先是做了俘虏在玛旁雍错湖畔关了大约七年,最终没有逃脱被杀命运。从后来对于象雄一地的治理来看,地位也较其他部落特殊,同而未化,例如百年后赤松德赞颁布废苯令,就网开一面,特许象雄保留苯教传统仪典。
      后世人谈说象雄的终结,有说是松赞干布特意安排这场政治婚姻,以便让其妹预做内应,这种可能是存在的。但这一点在这份典籍里并无明示,更像是出于个人恩怨,本书照此转述。不过从当时吐蕃的扩张趋势看来,即便没有这场联姻,没有赛玛噶的内应,象雄的覆亡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