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盐井故事——“玛利亚”的神甫  

2007-02-25 11:00:20|  分类: 特别企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绝无仅有的宗教体验,在美妙的藏式吟唱中,总是有几个字我听得懂,那是“玛利亚”三个字——这赞美圣母的诗歌哀婉忧伤,我在一旁听得几近痴迷……

  第一次见鲁神甫就吃了闭门羹。

  鲁仁第是西藏自治区唯一一座天主教堂——盐井天主教堂的神甫。我带着朋友桑吉扎西托我带给他的礼物,原想能住在天主教堂,然而鲁仁第开口就说:“最近我这里不方便,你星期天再来找我吧”

  这样我住回了下盐井,毕竟住在上盐井连去哪吃饭都成问题。在考察了加达村盐田后,我等到了星期天——也称礼拜天,就是做弥撒的日子。这天我起个绝早,在街上好不容易找了辆车载我去往上盐井。

  从下盐井到上盐井有三公里的慢上坡山路,教堂就建在213国道边上,老远就看见一组白色的建筑,顶上有两个白色的十字架,这是才盖好的新教堂,有藏式的外墙和装饰,独具特色。弥撒的时间还没有到,十来个老阿妈坐在院子一角一个火炉旁聊天。她们头上都缠着水红色的头巾,几个带着小孩的年轻些的妇人在发辫里编进五彩的丝线。一个名叫玛利亚的小姑娘听说我是从北京来的,好奇地问我:“北京也有天主教么?”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认识三个玛利亚了,一个是桑吉扎西来时关照过他的藏族阿妈,一位是盐田宾馆的服务员,一个就是眼前这位小姑娘。

  桑吉扎西,一个在北京中国佛协工作甘南的藏族人,一次偶然经过盐井,和盐井天主教堂的鲁神甫交上了朋友。由此引发了他对天主教在澜沧江两岸藏族社区中传播情况的兴趣,并进一步详细考察了天主教在西藏盐井到云南茨中、维西的传播情况。

  在上盐井,桑吉住在一个叫梅安那的青年家里。梅安那一家人从他父亲到他媳妇,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家里地方不宽裕,桑吉只能和梅安那挤在一张小木床上,一天早晨醒来,梅安那面朝天花板摊开两手,问桑吉:“桑吉,你说,为什么我对天主这么虔诚,我还是这么穷?”这个问题一下难住了桑吉。“我们都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后来对我说。

  梅安那后来在“街上”的盐田宾馆当保安,桑吉托我给他带了件礼物,然而梅安那已经去四十里外的曲孜卡温泉去当保安了。至于盐田宾馆则外形威猛,内里萧条,大多数时间宾馆里只有我一个客人。

  鲁神甫说他会把礼物带给梅安那,因此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有事走不开,约我晚上来教堂,一起吃晚饭。

  弥撒开始了,但神甫没有来。不过弥撒进行的井井有条,人们用藏文读《圣经》、祈祷、跪着唱颂赞美诗。这是绝无仅有的宗教体验,在美妙的藏式吟唱中,总是有几个字我听得懂,那是“玛利亚”三个字——这赞美圣母的诗歌哀婉忧伤,我在一旁听得几近痴迷。

  弥撒持续了一个半钟头,到场的约有四、五十人,多数是藏族阿妈。一些小孩子是跟随大人来的,在空旷的教堂里溜,偶尔对墙上的壁画看上一会儿。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的宗教启蒙?

  弥撒结束后,阿妈们又围在院中的火炉旁,烧上一锅青稞酒、一锅酥油茶,喝起了酒。太阳出来有一会儿了,但还是很冷。掌勺的阿妈给我打了一碗热酒,叫我多喝点。德仁阿妈说,玛利是她嫂子,她生了腿病,许久没来教堂做弥撒了。这些慈祥的阿妈,和藏区遍地的阿妈一般慈祥、善良、热情,让人立刻温暖起来。

  晚饭的时候,我来到教堂,看见神甫在二楼洗手,他说自己也是刚进门。二楼的厨房兼客厅,火炉上方用白瓷砖拼出一个十字架。屋里热气腾腾,小炭炉上摆着云南大理风味的小火锅,一边还有新鲜的豆花汤、煮牛肉和琵琶肉。

  鲁神甫一边给自己输着液,一边和我边进餐边聊天。原来最近他承包了一片200亩左右的荒地,准备投资种核桃和葡萄,另外再开间养鸡厂。这几天雇了工人修建水池,引水灌溉。这些天累病了,不过“已经开了头,就要干好它,”神甫说。

  初见鲁神甫时的隔膜渐渐化开了,然而他的性格较内向,话少,喜怒不形于表。鲁仁第一家四代信奉天主教,外公曾一度住持盐井天主堂的事务,因而鲁仁第从小便有在神学路上求知的愿望,后来如愿去了北京的中国天主教圣哲学院学习了近5年时间。26岁时,鲁仁第在西安李笃安主教的主持下晋升为神甫。

  我们的谈话时断时续……

  “这里传教很不容易。”冷不丁地,鲁神甫冒出一句话来。细谈起来,原来本地自古以来藏传佛教的传统就根深蒂固,天主教徒相对少且孤立。昔日西方传教士开始传教之始,形势和条件与现在多有不同。先前教堂还曾开办夜校,教授识字,以至现在村里老一辈的人还看得懂藏文《圣经》。现在的年轻人多数在读过中学后就回村务农,几年不再接触学习,所学的东西就忘了大半。“这类事情你不能去评判它,因为选择信仰在天主教里是讲究‘神召’的,我们无法去强求。”

  我想我完全能够体会鲁神甫的孤独与无奈。当年传教的热情与雄心一定遭遇了挫折。现在教区有512名信徒,但是平时做礼拜的时候,还是村里的老人来的多,年轻人很少来,除非赶上节日,如复活节、圣诞节、圣母升天节等,还是很隆重的。一般除了天主教徒外,村里的佛教徒也会来凑热闹,大家一起联欢、唱歌、跳锅庄。但是平时呢?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