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我的兄弟姐妹  

2007-03-21 14:03:18|  分类: 口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8年,我出生在金沙江畔一个叫巴塘的小县城里。生在哪一天,至今不知道,因此,六十多年过去了,我从来也没有过过生日。

  我的家庭,具有鲜明的时代特点、民族特点和地域特点。父亲是汉族,叫张正伦,原西康省雅安县人,是国民党傅德诠部的一个文书。母亲是原西藏盐井宗(现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芝康县盐井乡纳西民族乡)人。

  母亲的第一个丈夫是个脚夫,藏语叫“腊都”,专门给马帮赶牲口。有一年,主人家带他到拉萨去做生意,从此一去不复返,杳无音信。那时,妈妈身边有两女一男三个孩子:我的大姐贡确卓玛、二姐阿敏和哥哥降边益西。后来,外公带大姐回盐井老家讨生活,没想到也是一去无音信。外婆经受不住离乱之苦,贫病交加,不久离开了人世。

  后来,妈妈同我的生身父亲结合。1938年,藏历土虎年的 10 月,我出生了。三姐娜喜是37年生的,只比我大一岁。

  1945年,抗战胜利,蒋介石政府还都南京,刘文辉等四川的地方实力派重新抬头,大肆经营四川。傅德诠等人因此都回四川去了,父亲也跟着走了。那时,我还不满 7 周岁,刚上小学。小学毕业,考上了师范,爸爸也还没有回来。

  爸爸到内地后,当地驻军每月发给我们家两斗青稞,一斗 28 斤,总共 56 斤。这是我们家当时唯一的固定收入。这两斗青稞,现在看来算不得什么,但当时几乎成了我们的救命粮。

  为了生活,哥哥和二姐到教会医院工作,舅舅(舅舅是个盲人,一辈子跟着我们一家生活)和三姐进了教会孤儿院。父母都健在,孩子却进了“孤儿院”,这种情况在整个巴塘县并不多见。但不管怎样,家里一下子少了4个吃饭的,还能有所收入,生活总算好过了一些。

  1950年,西康省解放了。不久,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到我们家乡。那时候,哥哥降边益西已经成为巴塘地下党外围组织“东藏民青”的一员,到康定去了。由于国民党撤离巴塘,由他们设立起来的学校也停办了,绝大多数学生参加了巴安地下党和“东藏民青”,和哥哥一样到康定参军去了。

  哥哥从康定寄来的第一封信,就是动员我和二姐、三姐参军,一起到拉萨去。其实,当时对于进军西藏、解放西藏的重大意义,我们没有、也不可能有什么认识。但是一个现实的问题是:学校停办了,短期内不会恢复。那一年我11岁,三姐也才12岁,找工作谋生还小了一点。教会医院停办了,二姐也没有了工作,连去当佣人也没人要。哥哥认为,我们兄妹唯一的选择,就是去当解放军。

  恰在这时,父亲所在的24军起义,大多数官兵被遣返回家,父亲老家已经没什么人了,只好回到巴塘。他毕竟是有点见识的人,权衡利弊,也赞成哥哥的意见,耐心地给想不通的妈妈讲道理,舅舅也帮着劝。最后妈妈终于同意我们参军了。加上哥哥,我们家有4个人参军,当地政府评我们家为“军属之家”,是当时全县唯一获此殊荣的家庭。

  “解放”,藏语翻译成“金珠”;“玛咪”是军人的意思。藏族人民把解放军亲切地称作“金珠玛咪”,按字面翻译是“砸碎锁链的军队”。那一年,听了哥哥的话,我和两个姐姐与巴塘的许多青年一起参了军,跟随十八军参加了进军西藏、解放西藏的伟大历程。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段经历,对于我后来的人生道路,具有决定性的意义。

口述:降边嘉措

整理:李婧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