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二姐阿敏:为弟弟妹妹付出最多  

2007-03-26 11:28:18|  分类: 口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姐、三姐、我三个人一起在巴塘参军。到了昌都,我和三姐被调到了文工团,二姐则还留在53师157团宣传队,随军到了波密。

  中共波密工委建立后,二姐就在地方工委工作,主要负责群众工作和修路任务。哥哥测绘到了波密后,二姐当时也在那里工作,但是哥哥工作太忙了,地点又不固定,实在没有时间跟二姐见面。二姐偶尔能托人给我捎封信,叮嘱我一定好好学习,保重身体。

  1954年12月25日,康藏和青藏两条公路通车,藏族人民把康藏和青藏公路亲切地称作“幸福的金桥”、“吉祥的彩虹”。之后,组织上派二姐和其他同志到中央民族学院进修学习。1957年毕业后,二姐回到拉萨城关区工作。1959年西藏进行民主改革,她又被分配到了由八廓街改名而来的东方红办事处。

  小时候家里穷,弟弟妹妹又小,二姐只读了一年书,就中途辍学,帮妈妈料理家务,照顾我们几个。小小年纪,就到教会医院当勤杂工,打扫卫生,给病人洗衣服,每月挣来3块藏洋的工资。进外国人办的教会医院是顶着很大压力的,基督教被当地藏族人看作“异教”,又是外国人办的医院,他们都被人骂是“洋人的走狗”、“没骨气”。

  二姐虽然文化不高,但她一直都很支持我写小说,进行文学创作。那时候她上班了,就从每月微薄的工资里面抽钱给我寄一些,还寄吃的,给我增加营养。

  她说,你有文化,写小说,写西藏,就写写八廓街吧。八廓街经历了改名——换回的过程,虽然看起来只是名称的变化,但其实里面却蕴含了大时代的变化和缩影:旧社会、新社会、民主改革、十年动乱、改革开放……二姐作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目睹了整个换名又换回的过程。她要我有一天好好写写西藏的变化,写写这个伟大的时代和社会,八廓街、大昭寺……这些新旧西藏的缩影,每一处都有着长长的故事。

  二姐到北京中央民族学院求学时,还发生了个小故事,颇具有时代特色:

  1954年底,二姐从波密动身前往北京,是先坐汽车到成都,到重庆,再坐轮船到武汉,然后由武汉去往北京。二姐到北京后,给我写了封信,地址还是十八军文工团。那时候我和哥哥已经到了西南民族学院学习,所以当信从拉萨辗转到达我手里的时候,我才知道二姐曾经路过成都,并且停留了一段时间。我们兄妹三个,阴差阳错地因为通讯条件的限制,就这么错过了。

  直到1955年6月我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担任翻译,才又见到了二姐。而这时候,从1951年8月1日在昌都分开,我们已经将近四年没见面了。二姐在波密的时候,那里的道路还不通,他们是边修路边开展工作的,因此邮政根本就到不了,我们也没法联系。1957年,二姐和三姐都在中央民族学院学习,我在民族出版社工作。哥哥毕业后留校作了两年教师,但还是割舍不下部队,在他回西藏前,特意到北京看了看我们。而这时二姐已毕业回西藏,自参军后我们四个就从来没有聚全过。

  二姐这一辈子,虽然没有大的成就,但她活得勤勤恳恳,善良本分。去世前,二姐说,自己没有做出过大的贡献,只是一个普通干部,一个普通党员。她要求在自己的墓碑上这样刻字:共产党员阿敏。姐姐与她的许多战友一起长眠在拉萨烈士陵园。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