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热贡六月—跳舞的艺人们(一)  

2006-03-30 11:02:57|  分类: 专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43687272327_8877.jpg  由于路况不好,抵达同仁已是深夜。在宾馆大厅登记完毕,一位已经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的僧人走上前来,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正当我感叹他的好客,他已调转话锋,指指沙发前小桌上几幅卷好的唐卡,问我有没有兴趣。还没来得及表态,他又进一步暗示说,当然,这几幅唐卡虽然是别人预定的,不过如果我有兴趣,不妨一看,或者,改天有空可去他的僧舍看看……。我接过他的名片,上面写着:吾屯上寺,艺术家,洛桑龙多。

隆务镇,热贡的灵魂

  就规模,隆务镇只有巴掌大小,就重要性,却可称其为热贡地区的灵魂。

  不知道现在的中国还有几个像隆务镇这样奇特的居住地。不同民族在这里相互影响,又刻意保持着独立性。在街上,能看到头戴白帽蓄着长须的回民、穿着藏服的朝圣者和具有边疆特质的汉人。有时,他们可能来自同一个家庭。

  在历史上,热贡地区原本是羌人的领地,但因土地肥沃又是军事要地,几千年来,古羌人、鲜卑族慕容部吐谷浑、吐蕃王朝、蒙古鞑靼部先后进入这一地区,连年征战使不同民族的人来到这里定居下来,吐谷浑的后代形成了现在的土族,隆务四寨大多数居民都是他们的后代。

  我很喜欢在隆务镇散步,百米外的同仁县城已经跟所有新生城市一样变得毫无特色,隆务镇却没有失去自我,仍然坚守原则,保留着独特的魅力。每当从那些具有几百年历史歪歪斜斜的老房子旁走过,历史也在身边哗哗地倒流。隆务镇没有高楼和商场,一式土墙小院勾连着组成小镇的轮廓。居民们喜欢坐在屋门口,打量来来往往的人。他们知道谁是远道的外来客。

  我们被几位老人当作是“从英国来的”。他们坐在门口聊天,见过我们好几次了。其中一位是寡言的藏族,一位是甘肃临夏的汉族,因为受了孩子的气,八十一岁还离家来此卖菜。黄树德大爷则由此跟我们结下一段友情。

  黄大爷把我们领进院子,给我们看家人的照片。他的父亲是藏族,母亲是汉族,他年轻的时候接受的是汉族教育,因此生活习惯更接近汉族:讲流利的汉语、取汉族名字、会拉二胡。而且和传统的汉族一样,很早就为自己定做了寿材。这口寿材看上去金碧辉煌,上面有好几幅表现孝道的图画。二十三年前,寿材做成的时候,他就跟汉族老人一样在学习怎样与死亡共处。

  在隆务镇,民族间的融合显得极为自然:藏族像汉人一样悬挂对联和门神,信仰汉族的二郎神;寺院的壁画随处可见汉地堆绫和苏式彩画;唐卡中,佛像是地道的藏传画法,花卉、山水背景却是典型的汉地风格。这里的土族信仰藏传佛教,服饰、生活习惯、语言都逐渐藏化。没有人会对此感到奇怪。汉藏回三大文化的交融地,形成了热贡地区多元文化共存、包容乃至融汇的独特个性。

  以隆务镇为中心,沿隆务河畔散布着著名的土族四寨:吾屯、郭麻日、尕沙日和年都乎,这四寨是艺人最为集中的地方。

在指甲上画一个骑马的人

  吾屯在四寨子中名气最大,这里的艺人以出色的绘画及泥塑技巧而闻名。可是当我乘车来到吾屯却一筹莫展。四面都是土墙封闭的小院,该去哪里寻访那些身怀绝迹的艺人?一位被背篓压弯了腰的妇人从田里走来,把我领到了她家。

  她的丈夫尕太加在院子里摆弄花草。一株野玫瑰开得正艳。尕太加的个性闲逸豁达,有些文人风范。但画唐卡并不是件追逐风雅的事。这需要某种殉道般的忘我精神,一画就是十几个小时,其间不能抽烟不能喝酒。尕太加说,他的眼睛和背已经不行了。

  7岁开始跟父亲学画,尕太加从小就对唐卡入迷。读书的时候是白天上学,晚上回家画。文革中,所有的人都被赶去从事生产。他就挣完了工分后偷偷画。尕太加给我看他刚完成的唐卡,那是千手千眼观音和玛哈噶拉。

  尕太加的画颇能体现热贡艺术所属的曼唐画派工笔重彩的特点。笔触极为细腻,尤其是装饰性的衣纹、花卉的纹理,细密到纤毫毕现,加上大量使用金汁,整个画面看上去流光溢彩,十分华丽。尕太加说,这样一幅画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完成。

  说话间,尕太加进屋拿出了他的珍藏。一本厚实的笔记本,本子的每一页都裱上图画。纸张已经发黄,线条却依然流转自如,充满活力。尕太加说,这是他亲家祖上一位名叫万德加的阿卡(当地土语,即僧人)的绘画。万德加曾是吾屯最好的画师,可以在指甲上画一个骑马的人,他的画乍一看很像中国古代绣像小说的插画,寥寥几笔便见风骨。另一本则是有关藏族绘画和建筑艺术的画册。心灵手巧的尕太加对它进行了重新装祯。封皮是布做的,上面针脚细密地绣了花叶,十分精美。尕太加展示过自己的宝贝,显得很满足,在院子里摘了几颗酸杏坐在廊下,一边吃一边乐。

  画了几十年唐卡,尕太加依然在学习。按他自己的话说是偷学—在别人画画的时候串门,他指了指邻居方德合家,很开心地笑了。

1143687753461_4676.jpg

  在尕太加的院子里,有一间狗窝样的土房,猫着腰进去没有半点回身之处。尕太加把它称作“我的宝贝”。最初搬到吾屯的时候,他一直住在这间阴暗潮湿的小屋里,直到用卖唐卡的钱修了现在的几间木屋。

  现在,全家五口人全凭尕太加画唐卡的收入,好在儿子扎西也学到了手艺。尕太加看着扎西画的四臂观音,神情中透露出他心中的宽慰。惟一让他操心的是,扎西18岁了,还没有娶到老婆,“扎西没用吧。”他笑嘻嘻地说。

  方德合与尕太加隔墙而居,我们很想见见这位尕太加偷学过不少技术的画师。在院子里等了两三个小时,方德合终于回来了。他看起来十分疲惫。即使梳着油亮的大背头,衣着笔挺也掩盖不了他一身的倦意。

  他很忙。除了身后那幅三米多高隆务寺订做的壁画,他手头还有来自印度、荷兰、台湾的四五百份订单。这几天,民运会快开幕了,广告画也由他一手操办。他自己也说:“忙得一点时间也没有。”
方德合已到中年,在25岁之前,他只是一名不起眼的学徒。后来被师傅的女儿看上,继承了部分家业,自立门户。凭着扎实苦干,现在的方德合已经拥有十分傲人的资产,光是几间新瓦房就耗资30万。

  方德合显然没有什么心思跟我们再聊下去,他很快拾起画笔,回到搭着脚手架的壁画前面。现在壁画的填色才进行到三分之二,不仅是方德合的学徒,连他的女儿也一起上阵。在同仁,学画唐卡的女性十分罕见。最早的手艺由喇嘛传承,与女性完全绝缘。随着社会风气的开放,才渐渐有女子从事绘画。但基本上,她们只是充当助手的角色。

  在吾屯,很多人和方德合一样对金钱充满欲望。其中不乏头脑出众的天才。一位河南小木匠来吾屯投靠多年前被招为上门女婿的叔叔,看到唐卡哗哗变成了银子,他很眼馋。至于学习唐卡至少要花费十年的时间,他觉得大可以省了。他说,“书店里有卖唐卡的教材,拿去放大复印,然后填色不就好了吗。”听得我瞠目结舌。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