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藏汉儿女的爱情——胡宗林(仁钦索朗)与张华  

2006-04-29 09:59:53|  分类: 特别企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简介:

  胡宗林,藏族,藏名仁钦索朗,1920年出生,1935年参军。参加过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1959年9月进藏,1985年离休,现居成都。

  张华,汉族,1931年出生,1947年16岁时参加革命,1949年入党,1960年10月单独进藏,其间先后在纪检和自治区劳动局工作,后担任西藏自治区劳动局副局长,1988年离休,现居成都。

10b2e64810e.jpg

没有人告诉我什么叫恋爱

  那一年我19岁,在部队的宣传队工作,老胡30岁,我不认得他。但是老胡在政治处,正好管我们的宣传队,所以他对我有印象。当时就提出说战争结束了,很多同志年龄都大了,都在30岁左右、需要成家的很多。总参的一个参谋长做的介绍人,我们就这样结婚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老胡)早就清楚我是谁啦。我那个时候只是觉得双方没有么了解,也没有人告诉我什么叫恋爱,但还是自然而然的服从了组织的安排。51年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1959年7月份,从中组部传来调令,要我们两个去西藏工作。

  调令下来的时候我正要生第四个孩子。大人好办,可是孩子不能到西藏生啊,那里的气候和医疗条件我们都知道没有内地好嘛。没办法,只好他先去西藏,带着老大从川藏线上去的。我只能生完孩子后再去了。老四是9月10号出生的,当年“十一”我就抱着孩子去北京了。当时我们都没有那个意识,什么要做月子啊休息啊,老大才出生七天我们就带着他从江西赶往湖南了。我这几个孩子都是跟在我身边,今天往这儿走,明天往那儿走,跟着部队移防。

我们就这么到了拉萨

  我入藏走的是青藏线,那是1960年10月份,我把孩子都带上了,最小的一岁,老二已经七岁了,老三四岁。我们先辗转赶到格尔木,把老二老三放到车后面的敞篷里,我抱着老四坐在驾驶室。上了高原没多久,我们就开始拉肚子,因为东西不熟嘛,水都烧不开啊。翻山的时候还有高原反应,孩子下了车想往前走但是却向后退,我呢,上厕所时连小小的一个坎都上不去。就这么狼狈地到了拉萨。

  老胡到了西藏的职务是日喀则地区副书记,第一副专员,我没有给他打电话,他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过去,所以没有人接我。我自己在拉萨找车,准备带孩子去日喀则。但是一听说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还拉肚子,就没有人愿意带我们上路。我也不知道到哪里买药,买什么药。简直一团糟。最小的孩子才一岁,又只有一条棉裤,一路上又尿又拉臭得不得了。看着孩子难受啊!

  后来在拉萨碰到一个老乡,也是河北人,他是往日喀则运输大米的,非常好心,让我们搭他的车。总算到了日喀则,老胡的办公室主任和秘书就带我到了老胡住的地方,门打开后我才发现里头什么都没有,没有吃的也没有穿的,那是10月份啊,天又冷,我们娘儿几个就凑合着等他回来。好在办公室也给他打电话了,没过几天老胡就回到日喀则了。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那时的西藏什么都短缺。其实不止西藏,内地也是一样,而且当时内地还要支援西藏,曾经还有过“倒挂”,比如说内地的米2块钱一斤,到了西藏可能只卖1块5,国家当时很重视西藏的发展。即便这样,物资短缺也还是存在,全国都一样嘛,什么东西都要票。发钱就5块钱,把钱都存到折子上,买什么东西就要开票,然后拿着票到银行去排队,再去换票,银行把钱扣出来,然后再拿着票去领东西。虽然老胡是藏族,有些物资可以不要票就买,但是他是领导啊,更应该以身作则嘛。

  日喀则的生活很艰苦,没有菜,我们要自己种,每人还要定量上交给公家伙房,自己是不能吃的。我们吃饭都有饭折子,里面有米面菜的价格,然后发工资的时候把你的消费给扣出去。一周有4天的时间在地里劳动,一个人一顶草帽一把铁锹是必需品。因为当时环境的需要,这些劳动都是革命任务,那个时代的人没有太多私有财产的概念。
  
“小孩根本不认识妈妈爸爸!”

  60年的时候我在日喀则地委秘书处工作,还兼任机要秘书处交通站的站长。当时孩子实在带不过来了,就把两个大的孩子送回成都上小学,交给学校看管。我们那一代在西藏工作的同事有的孩子才三个月就交给学校,自己去西藏工作了,十年八年不回来的都有,小孩根本不认识妈妈爸爸,都有叫阿姨叔叔的。当时工作人员少,没有自己可以安排的时间,在机关的三年一次假,在地方工作的有时根本就轮不到休假。

  64年的时候老胡又接到周总理亲自签署的任命书,被调任山南做专员,我被调到当地的纪检部门工作。后来他被抽调到易贡,我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山南。我是不吃牛羊肉的,糌粑能吃一些,能喝酥油茶,其余的时候只能吃冻肉、干菜,有很多时候连干菜都没有。那时的路不好走啊,运输困难,现在走几个小时的路当时要走一天,路况糟糕透了。

  到65年自治区成立后,我们都调回了拉萨。
    
爱情不需要故事

  老胡是85年离休,一个人回到了成都。我还没有到退休的年龄,工作任务又重,一个人在拉萨。其实我们在西藏那么多年,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在日喀则、山南住的时候他总是下地方,退休了他回成都我还在拉萨。在一起生活的时候,我们甚至很少一起做过一顿饭。当时都是在单位入伙,家里是不能冒烟的,而且我从小就不爱做饭,因为我们家孩子多啊,我一个人做饭我妈妈也不放心,就一直帮着带小孩。后来都是我们家老胡做,他喜欢做饭,最喜欢厨房里的工作,几乎什么都会做。我也不怎么挑剔,不喜欢吃的我就少吃两口嘛。
我们两个人生活这么多年了,一直都很平淡,不存在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除了**时期,当时他跟我商量说我们俩是不是分开,要不离婚吧,不要连累你和孩子。我的态度是这样,如果你真的有什么重大问题对我隐瞒了,对组织隐瞒了,那就没有办法了;但就现在我知道的情况,不论你被打成什么成分,我不同意离婚。我不会做落井下石的事情。后来我们都平安的渡过了。

  我这一辈子最大的安慰就是,我今年76了,在各方面都干干净净,没有做过一件亏心的事;第二,我的孩子们都好,品行端正,生活上工作上都不用我操心。所有的孩子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家里人没有经商的,我们家就是吃这点退休金,也不炒股也不去找其他发财的路。这一点我很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6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