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藏汉儿女的爱情——班班多杰与孙革新  

2006-05-09 11:51:53|  分类: 特别企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物简介

  班班多杰:藏族,1952年生于青海,曾任中央民族大学藏学院院长,现任民族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孙革新:1954年生于上海,长于北京,1983年与班班多杰结婚,现任职民族大学国际交流处。

10b62833ce0.jpg

“向松赞干布学习!”

  班班多杰说,他当初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向松赞干布学习”。言外之意呢,就是要效仿松赞干布与文成公主,在新时代再一次实现藏汉联姻。而班班多杰在这个基础上又加上一个苛刻的条件:要找一个非常漂亮的!

  孙革新说,班班多杰后来告诉她,他十几岁的时候在村里爬树,看到了村里一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他当时就发誓,一定要娶到一个像那个女孩一样漂亮的老婆。从此,他便竭尽所能的朝这个目标迈进,直到达到目的。

  实现这个目标并非易事,尤其在多数青年男女还只能通过相亲来找对象的八十年代。班班多杰的名言是“没有数量就没有质量”、“广泛撒网重点捕捞……”

  七十年代,班班多杰从青海安多藏区考入北京中央民族大学,毕业后留校教书。当时很多朋友都知道他的这个“美丽的”要求,也都帮着介绍。据说,朋友们给介绍的对象很多,最多的时候一天安排见面了四位:紫竹院见了一个;谈了不到一个小时,因为时间都定好了又赶到军博见了一个;广播大楼见了一个;最后又跑到王府井路口见了一个。就骑了一辆破自行车来回跑,还是借的。

  当时没有呼机手机,也没有网络,通讯极不发达。出租车搭不起。也真是不易啊,连身上穿的那件外套也是借的。孙革新说:“当时他就是想要找个漂亮的女孩子结婚,结果找来找去找不到,人家漂亮的都不跟他,就找到我了,说我是漂亮里头最不漂亮的。” 
 
“整个就是脏乱差的典型!”

  班班多杰的思路极快,夫妻俩一唱一和,耳朵都有点忙不过来了。当初撮合这段婚姻的,是孙革新的舅舅和班班多杰的老师。有一次,大伙聊天时说到有这么个藏族小伙子想找对象,她舅舅就说,我有个外甥女啊,给他们搭个线。

  孙革新说,“一开始管我要照片我就不给,我总觉得给了照片就像把自己出卖了一样。后来这事过去半年了,又被提了起来,我就说他还没找着哪,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啊?我就说我自己去看好了。后来我舅舅就把我们约到他老师家见面。我先到,他后到。因为近视,他一进门就眯着眼睛,一个劲地道歉说来晚了。我当时就觉得这人长得挺忠厚老实,也挺诚恳的。他们介绍的缺点不是那么重要。这就开始发展了。他们都说,嗯,这个有门啦!”

  班班多杰的老师总结了他的三大缺点,班班多杰抢着说:“一个黑,一个脏,一个懒,哈哈,整个就是脏乱差的典型。” 据说有个女朋友就因为他的宿舍太脏了跟他吹了,说那会儿他的枕头已经到了能枕出一个坑来的地步,衣服就更分不清是干净的还是脏的。

  孙革新说:“当时介绍人介绍他的时候就说了几点缺点,我就觉得有意思,一般人都说好的一面,这次说的是缺点,反而引起我的兴趣来,我当时就想,他得黑成什么样啊?我得见见。其实他是够黑的。第一次见面时灯光照在他脸上很亮,我没发现他有多黑,后来都是晚上见面,在北大的校园里一边走路一边说话。等到白天见面的时候,我已经答应带他去见我的同事了,已经成了。”

“咱们走着瞧,看我能找个什么样的!”

  “那个时候‘藏族’也是缺点!”班班多杰说:“当时要是给女孩子介绍个汉族就没这么多顾虑,但如果是藏族就有顾虑了。我碰到很多人都这么想,藏族很可怕啊,民族落后啊愚昧啊,文化之间的差异啊……当时很多人都不了解嘛,但民族之间的差异确实存在。”

  对于这一点,孙革新是这么想的:“那个时候西藏那个地域比较封闭,交通也不方便,在北京生活的藏族就更少了。藏族形象都是从电视、书本上知道的,比如农奴们反抗奴隶主的形象。关键是可以相互了解的机会太少。但是我还是想多了解一些,就跟他聊。他的优点挺吸引我的,非常勤奋。当时他搞的哲学专业比起其他人来没有太多优势,就利用本民族的特点,研究藏族哲学、藏传佛教思想、学习古藏文。经常拿了一个馒头在图书馆里泡一天,很勤奋的学习。而且我们聊天的时候觉得他的言辞很有趣,思想特别前卫。”

  班班多杰还是一脸自信:“我其实很黑,但是公然喊出要找漂亮的,很多人就嘀咕,‘他怎么有这个自信呐?怎么不瞧瞧自己什么样子!’我就笑,我就是这样脏就是这样丑,咱们走着瞧,看我能找个什么样的!我是学哲学的嘛,那个时候跟我聊天的姑娘都一愣一愣的。有些人居然找不到对象,在我看来都是不可能的。那个年代很多人都油头粉面,穿着时尚,但是一说话就没意思了。”

“哎!选对人了!”

  班班多杰还有一个欲擒故纵的绝招。“我当时把藏族这个条件当作试验石了,遇到我觉得不合适的,也不好直接就说不好啊,再说,就算一切都算满意,也得试一试人品。我就说我这几年在北京,但我的父母强烈要求我回藏区去,几年后我还是要回藏区的,那里条件很艰苦,不毛之地啊,生命禁区啊,没的吃没的穿,环境很恶劣。有的女孩子一听,就给吓走了。大部分女孩听到这个都要在心里掂量掂量。其实我那个时候特别喜欢北京,不想离开呢。我都想好了,要是碰上我喜欢的姑娘,人家问你以后存在不存在调动或者回家乡的可能啊,我就说我想一辈子都留在北京呢。”

  “那,您有没有对孙革新说这套话?”

  “他当时没跟我说这套话试探。那个时候他已经逮到我了。”孙革新说,“后来我们俩成了后倒是说起过这个想法。我就说没关系啊,咱们俩以后也可以到西藏去发展。我的父亲是二十七军的,我记忆里从小就跟着父母走南闯北,没有那种要在一个地方终老一辈子概念。”

  班班多杰接过话茬:“当时一听这话我就觉得,哎,选对人了。”

  末了他又加了一句:“藏族是个很伟大的民族!”

  “夜长梦多啊!你们一定要记住。”

  “当时好多人都劝我不要跟他好。我的朋友听说我找到个藏族都说怎么可能,你不能找个藏族啊;他的朋友一听说他找了个汉族女孩,也有反对的,甚至还有人说我们的婚姻不会长久。当时很多人不看好这个婚姻。” 孙革新说。
“有吗?我不知道啊,没有人跟我说啊。” 班班多杰说。

  “一定有,你身边的人跟你说过,我都知道的。” 孙革新肯定的说。显然,班班多杰根本没把别人的劝告放在心上,他对自己的选择充满了自信。
总结班班多杰的话就是“兵贵神速”四个字。

  “我们总共相处了半年多,82年底认识,第二年五一结婚。”然后,班班多杰语重心长的劝告大家:“夜长梦多啊!你们一定要记住。”

  两人的婚后生活依然充满乐趣。他的朋友们这样评价他们的生活:“他们婚后一直很幸福,我们都羡慕,都觉得作为一个城市里的女孩子,她做到这点真的很难得的,一般的女孩做不到。班班家里的亲戚来到他家,她(孙革新)招待得特别好,而且当时他弟弟到北京上学,(他们两口子)还供养了他两年呢。”

  学哲学的人语言逻辑很强,在两个人的生活中自然不会“浪费”这种“资源”。

  “学哲学的人爱‘抬杠’。”孙革新对这点非常肯定,“比如说我们俩吵架,本来是我有理的事,结果真较起劲来,我最后总是没理的那个。事后想想,我怎么就让他给绕进去了呢?把我气得不行。”

  “哈哈!最后她说不过我,就寻求武力解决。为了避免冲突升级,到最后我干脆不说话了。优势很明显嘛,她肯定说不过我。”班班多杰说。

  婚后十年两人才有了第一个孩子,主要是没有时间,两个人的工作太忙。这期间,整整十年她一直在抄写丈夫的论文和手稿。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的生活一直是在相互渗透和相互补充。

  评论这张
 
阅读(10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