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八廓圣迹详解  

2006-06-26 10:15:46|  分类: 特别企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廓街从形成到现在,已一千三百多年,中间经历了吐蕃时期、割据时期、萨迦时期、帕竹时期、甘丹颇章时期,直到今天。历史仿佛在这条街上停留,时间好像在这些地方等待,每一幢建筑物,都是特别珍贵的古文物和古遗址。

  从大昭寺西门出来,迎面便是甥舅同盟碑,又叫唐蕃会盟碑,它是公元823年唐朝和吐蕃会盟以后立在这里的。碑高5.6米,下面用一个龟形基座支撑着,碑文用汉藏两种文字雕刻,开头写:“大蕃神圣赞普可黎可足与大唐文武孝德皇帝商量社稷如一统,立大和盟约……”一千二百多年来,经过风吹雨打,冰雪覆盖,战争破坏,政权更迭,它依然非常牢固地矗立在这里,完好无损。这说明民族团结、汉藏一家,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汉藏两个民族的共同心愿。

10c9fa9294b.jpg

  会盟碑前,有一块劝人种痘碑,是乾隆年间驻藏大臣和琳立的。过去的西藏,天花是最可怕的传染病。每次天花爆发,都有成千上万人死亡,老百姓十室九空,许多地方成为恐怖的死亡村庄和城镇。那时可以说没有预防天花的手段,包括达赖喇嘛和班禅活佛在内,只能向更高的山上躲避逃奔,他们认为山高水洁,瘟疫难以蔓延。和琳立碑的目的,是劝人种痘,预防天花发生。想不到许多老百姓,反而辛辛苦苦赶到拉萨,用铁器刮下碑上的石粉,带回家乡做药,认为这种药能治百病。导致碑文字迹模糊,很难看清楚。和琳是大贪官和的弟弟,他在西藏能做这么一件好事,已经很不容易了。

  会盟碑的北面,是传说中文成公主亲手种植的垂杨柳,称为“公主柳”,又称“唐柳”,拉萨人叫它“觉乌扎”,意思是“神佛的头发”。听老人们说,当年文成公主种植的柳树,不是一株是四株,除会盟碑处的一株外,一株栽在小昭寺门口,一株栽在东边八朗学,一株栽在南边的仓姑尼姑庙附近。因为年深日久,只有这一株存活下来。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在拉萨的时候,看到这株柳树高大茁壮,枝繁叶茂,在大昭寺前洒下一片绿荫。**初期破四旧后,这株无辜的柳树也成了斗争的对象,又是刀砍,又是火烧,最后竟枯萎而死。粉碎四人帮后,又有了一株较小的柳树,有人说是古树发了新枝,有人说是好心人重新栽种的。

10c9fa961e2.jpg

  从唐柳向北走拐弯,有一座居民院落,门牌上写着八廓北街24号,里面有座两层楼的古屋,名叫“曲杰颇章”,意思是法王宫。相传松赞干布修完大昭寺以后,又在周围修建了四座法王宫,给自己和后妃们居住。四座法王宫,只剩下这一座了。住户们说,里面有过文成公主用过的石锅和石灶,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

  曲杰颇章的东边,有一口拉萨最为神圣的甜水井,名叫“丁果曲米”,意思是“深漩的水泉”。传说泉水来自大海龙宫,当年藏王和王妃们喝的水,都是从这口井里打来的。每年藏历正月传召大法会,喇嘛们必须喝这口井里的神水。现在这口井还保存完好,井的周围挂满了经旗,插满了彩幡,显得特别神圣。

  往前走,路南有一座坐西朝东的两层石头屋,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朗孜厦。五百年前,帕竹王朝的堆隆朗孜庄园主在拉萨建造了这座坚固的房子。甘丹颇章政权建立后,把它作为拉萨市政厅,楼上是审判犯人的公堂,楼下是关押囚犯的牢狱。抓到犯人以后,就揭开楼上厚重的楼梯盖子把他扔下去。楼里边一没有门,二没有窗户,黑咕隆咚地,什么也看不见,非常恐怖。犯人判决后,由市政长官站在二楼平台宣布。大多数犯人是被判处鞭笞,鞭笞犯人的地方,就在台阶下面的空地,也是市场的一角。那里有几个铁桩,公差们用牛毛绳把犯人的双手双脚固定,扬起长长的鞭子,一边抽打,一边用歌唱般的声音报数。囚犯的呻吟声,公差的报数声,百姓的求饶声,顿时交织成一片。类似情形,我们只有从反映欧洲中世纪的一些影视和绘画作品中才能看到。解放后,这里一度成了农奴制度展览馆。

10c9fa9435d.jpg

  朗孜厦南侧,是公元九世纪藏王赤热巴巾修建的木如宁巴。据说当时在大昭寺周围修的神庙,不是一座是六座,东面修了木如和嘎如,南面修了嘎瓦和嘎瓦卫,北面修了参康和参康它玛。六座神庙今天只留下了这一座。过去每年传召期间,西藏的最大护法神巫乃琼曲杰,照例要从西郊乃琼寺移驾到这里来降神。平时从四川、云南等地来的骡帮马队,也在这个院内卸货、装货和住宿。寺庙西边的“藏巴拉”财神殿,据说是吐蕃时期的老房子。东侧的神殿,是十三世达赖喇嘛时期新盖的。旧木如寺紧挨着大昭寺的后门,每年藏历正月传召期间,规定色拉寺的喇嘛们要从这里出入,所以这张门名叫“色拉达廓”,意思是“色拉寺的后门”。

  木如宁巴和朗孜厦的北面,是一片宽敞的市场。市场中央,矗立着一座造型很漂亮的白塔,名叫“嘎林果西”,意思是“四门白塔”。相传是中世纪拉萨地区首领米旺达孜建造的,塔内装藏有古代商人之神罗布桑布的头盖骨,保佑八廓街的商业繁荣。据说,铁索桥修架者、藏戏创始人唐东杰波,也曾在这里挖洞修禅,动员拉萨人募捐财物。可惜的是,这座白塔在**中被红卫兵和造反青年活生生地捣毁了。现在又建了一座煨桑塔,算作一种代替吧!

  “嘎林果西”东边是冲赛康,有一座三层的古建筑,顶层是土红色的柽柳墙,说明它的古老和尊贵。这是拉萨第一座驻藏大臣衙门。1727年,雍正皇帝决定设立驻藏大臣,代表朝廷督办西藏事务,驻藏大臣们就在这座房子里办公。1750年,藏王珠尔默特那木扎勒阴谋叛乱,被驻藏大臣付清和拉布敦用计诛杀,付清和拉布敦也在这场变故中殉难,乾隆皇帝追封他们为英烈,把冲赛康的房子改为双忠祠,让历任驻藏大臣春秋致祭。辛亥革命以后,西藏地方政府把这里改为拉萨警察营。现在这里成了民居和居民合作社所在地。1994年秋天,我重访故地,正遇上拉萨旧房改造,冲赛康老屋已经拆得差不多了。

  冲赛康双忠祠南侧的八廓街头,原先有一幢黄色的玛尼房,房内安装着巨大的木制转经轮,每一个转经的人,照例要手把经轮转几圈。据说这样能积累功德,死后不入地狱。多嘎夏仲·次仁旺杰在《颇罗拉传》中写道:1725年“颇罗拉台吉为了宣扬佛教,饶益众生,在拉萨摆摊售货的四门白塔附近盖了座小房,里面安置雪域救主圣观音六字真言的大嘛尼转经轮。当地的孩子们唱道:‘吉祥啊!吉祥啊!吉祥玛尼转经轮’。”(西藏人民出版社,1988年,汤池安译,)

  八廓北街和东街拐角处,立着一根特大特高的经旗杆,它由许多根长木连接而成,连接处用湿牛皮和牛毛绳捆紧,特别牢固,不怕高原的强风吹刮。旗杆上挂满的经旗和神幡,在拉萨城头的晴空丽日中猎猎飞扬,呼呼作响,营造出一种浓烈的宗教气氛。1681年,蒙古族将领噶丹才旺率领蒙藏联军,收服了被拉达克人占领的阿里三围。为了表彰他的功绩,专门把他的长矛装在大旗杆中,这根旗杆名叫“噶丹塔卫”。

  八廓东街和南街的拐角处,还有一根旗杆高插云端,据说1409年藏历正月,宗喀巴大师在拉萨创办传召大法会,在八廓街竖起十五面大旗。传召大法会圆满结束,人们在插旗的地方,竖起这根高高的经旗杆,纪念这次西藏历史上空前的宗教盛会。据说旗杆里还装有跟随宗喀巴大师跋山涉水、走遍西藏的藤杖,旗杆取名“甘丹塔青”,又叫“复加里”。竖旗杆的地方,取名“顿青苏”,意思是“旗杆角”。在旧西藏每年藏历正月初三,拉萨市政厅照例要放倒旗杆,重新更换经旗和神幡,以迎接一年一度的传召大法会的举行。

  “顿青苏”的北面,是大贵族索康的府邸。高大的石墙上有白拉姆女神浮雕像,传说她是大昭寺守护女神班丹拉姆的第二个女儿,小时候游手好闲,到处游荡,被严厉的妈妈班丹拉姆放逐出来,在八廓街拐角处乞讨度日。转经的人经过这里,照例要在神像前烧一把藏香,倒一点青稞酒,撒一些糌粑,表示对她的施舍。

  索康府的西边,八廓南街16号,是一处非常古老的房屋,名叫“拉让宁巴”,意思是“旧佛邸”。相传1408年,格鲁派祖师宗喀巴,在拉萨主持大昭寺维修,筹备首次传召大法会,事情特别的多。柳梧宗宗本朗喀桑布,专门建造了这幢三层藏式楼,供宗喀巴大师居住和工作。实际上,这里成了拉萨传召大法会的办公室。十八世纪初,尼木大贵族吞巴·色却次丹,担任了西藏地方政府的嘎伦,这幢房屋又归吞巴所有,称为吞巴府。解放后,吞巴府先后是西藏贸易总公司、西藏秦剧团、西藏群艺馆的驻地,也一度是八廓街居民委员会所在地。

  吞巴府西面,有一处藏式楼房叫嘎林厦。相传十八世纪时,这里曾是驻藏大臣的府邸,后来成了民居。1951年藏历8月15日,著名学者更敦群培重病,最后死在这座楼的一间陋房里。

  嘎林厦的西边,是松曲热讲经广场,又称大昭寺广场。广场北侧,有道门直通大昭寺。往年举行传召大法会时,喇嘛们每天有六次集会,三次在大昭寺里面举行,三次在这座广场进行公开辩论。广场南侧,有一根高高的经旗杆,名叫“格桑塔青”,相传是1721年七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坐床时留下的纪念物。

  八廓南街的南面,从“甘丹塔青”大经旗杆算起,依次是康巴巨商邦达府、贵族噶雪巴府、贵族吉堆巴府、大贵族热嘎厦府。吉堆巴府曾经是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解放后,吉堆巴府和热嘎厦府成了拉萨被服厂和服装厂。

  从热嘎厦府往西拐,就到了西藏久盛不衰的大贵族多仁的府邸。在我的印象里,多仁府并不怎么高大豪华,也许是近百年来衰败了。解放后,多仁府部分房屋成了八廓街派出所,现在成了大昭寺广场的一部分。旧日的房屋已经无踪无影了。

  多仁府的后面,是拉萨著名的老房子“曲堆林”,意思是“商议处”。相传十七世纪四十年代,五世达赖喇嘛的“第悉”索朗绕登在这里和和硕特蒙古首领固始汗,秘密商讨推翻藏巴汗政权,并且达成了协议。后来固始汗出兵康区,消灭了藏巴汗王的同盟者白利土司,索朗绕登非常兴奋,在大昭寺西门不远处竖起了一根高高的旗杆,取名“曲雅塔青”,意思是“妙策”大旗。

  曲堆林对面,是班觉热丹,原本是1721年到1727年主持西藏事务的藏王贝子康钦拉的王府,后来成了民居大院。从这里走过八廓街,又到了大昭寺南边的西热大院门口这里过去是西藏政府的财政局,存放大量酥油、粮食和各类物资。门口摆着一口大铁锅,是传召大法会煮肉粥、熬酥油茶使用的,锅沿7.3米,高1.2米,有十二个耳柄。像这样的锅,大昭寺院内和后门附近还有四五个。从西热往前走,又到了大昭寺西门口,这样,我们就围绕八廓街转了整整一圈了。

  评论这张
 
阅读(3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