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泽当—我生命的驿站(一)  

2007-04-23 10:12:13|  分类: 口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简介:

鄢然(本名鄢玉兰),现为《四川戏剧》杂志编辑。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多次获奖,迄今发表小说、散文、剧本、译文等各类作品近300余万字。我离开泽当这个藏南小镇已有20多个年头了。

  泽当对我来说,不过是生命之旅中一个小小的驿站;恰如我对泽当来说不过是它众多过客中非常不起眼的一个。但青春的体验和往事的记忆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烙印在灵魂深处,无法抹去,我总是在梦中回到泽当小镇,回到自己在小镇的历史。

  我是在网上偶然看到今天的泽当镇的几张图片的。那个破败的雍布拉康、那个我曾经随着西藏的作家、诗人们一起前往拜谒的雍布拉康,已修缮一新,耀眼地耸立在山南地区乃东县东南约5公里的扎西次日山顶上。旧日的泽当,已被今天要漂亮得多、现代得多的泽当镇取代。

  记忆中的泽当镇,是荒凉而安详的,坐落在雅鲁藏布江畔,被群山环抱着,从容不迫地以自己的方式过着一种平静的生活。没有歌舞厅,没有网吧,没有鳞次栉比的大饭店和大商店。五分钟就能走完的那条“繁华”地段上,只有一两家商铺、一个邮局、一个新华书店、一个藏式楼房的旅店、一个电影院和裁缝店和小卖部什么的,屈指可数地构成了小镇的“商业街”。那家藏式楼房的旅店,兼具饭馆的功能,虽也卖饭,却是定时的,早中晚三次,与山南地委机关的食堂一样。

  那便是1982年的泽当镇,还看不到那种已在深圳、广州、上海等许多内陆城市开始出现的经济复兴的火热场面,依然显得平静安祥。1982年的泽当镇是一个安静,甚至有些落后、闭塞的小镇,我们刚到那里时连电视台也没有,山南地区的电视台是稍后一些时间才建起来的。所以,晚上没有电视可看的那段时间里,是记忆中我觉着在小镇的那些日子里最难熬的时光。这是没有爱情,激情却无处发泄的苦闷时光,是让我们感到特别寂寞和孤独的时光。

  我说我们,是指好友小王、小杨和我。那时候,我们都二十出头,是单身的年轻女性,朝气蓬勃,充满着青春的气息。

  我们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也是上个世纪80年代去到山南“首府”泽当镇第一批大学毕业生中的几位。我们的父辈,还都是“老西藏”。当时,在泽当这样一个不大的小镇,一下子分配来了二十来个大学生,是多么令人新奇的事。我们成为小镇的话题,被谈论着,被期待着。尽管泽当镇上有山南地委、行署这样的首脑机关,也有各个局,和东辉中学、乃东中学等都需要大学生的单位,但下面的县、区更需要我们这批新鲜血液。所以,我们这一批中的大部分被分配到了下面。我和小杨很幸运,分别被留在地委和行署,而小王却下到了乃东县的丁拉区,区上的条件自然比县上、地区要艰苦。因此,对小王来说,前往丁拉区的路程,是那样的漫长,沉重,令她绝望。

  那一天,是西藏寒冷的二月,小王头戴一顶白色的遮阳帽,围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坐着马车从乃东县委出发,向雅鲁藏布江边前往丁拉区的渡口走去,心情是那样的抑郁,觉得自己太不幸了。马车被渡船运过了江,上岸后又走了差不多三个小时,才在一排藏式房屋前停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