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三个草原儿童的生活片断  

2007-05-11 14:57:13|  分类: 特别企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刚刚到来。而我,却与一季浩荡的花期刚刚错失。不曾错失的,竟是目送着一个名叫根秋多吉的12岁男孩从乡村小学的木门走出,涉过冰河,走进印南寺赭红色的经堂。那是一个雾景朦胧的清晨,他的阿爸多吉茨仁领着他,来到乡村小学向我告别。晨雾中,我看着一长一短两个身影,默默无言,逐渐被海水一样漫漶草原的大雾湮没。后来,有人说,根秋多吉一再回头望向山顶之上的校园,那个在夏天来到草原因而被藏民唤作亚嘎(夏天)的汉族老师,正在教室里给他的同学教一首优美的汉语歌曲。后来,我,也就是那个被唤作亚嘎的汉人,一再向别人说起那个早晨的伤感。12岁的根秋多吉跟随着阿爸走向远处的印南寺,他的耳朵里灌满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山涧如琴的泠泠声,隐约传送的亚嘎老师的歌声,一匹马的嘶鸣,寺院里流布四野的众喇嘛的诵经声,风在一只猎伐之鹰的翅膀下如笛的啸吟……有一天,我骑马来到印南寺看望根秋多吉。桑烟正在煨起。阳光从天井射入经唱缭绕的佛堂。根秋多吉身着一袭绛红色的袈裟,和12个同龄的儿童一起,学习古老的经卷。人生因而发生了一次逆转,但他浑然无觉,仿佛时光从来都不曾改变。恍惚之间,连我都觉得,时光真的从来就不曾改变。

  冬天。昼夜吹袭的狂飙无以落地。一匹游牧的红鬃烈马,在冬日的夏嘎神山下。夕阳映照的藏族少女,名叫赤列雍措。她纷乱的头发,兜满风沙和远方之兽的呼啸。她的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洁白如玉的牙齿。她鼻翼翕合,急促的呼吸令她的胸脯起伏不定。旷野上,这名叫赤列雍措的13岁的藏族少女,犹如一只孤独的幼兽,迎着狂飙,和那游牧的红鬃烈马,踢踏着黄金照耀的草原之暮,走下山冈。这是她每天的生活——早早离开教室,迎着狂飙之冬的砭骨之寒走向遥远的幽谷或高山,把散布四野的牦牛和马群聚拢在一起,然后驱赶着它们回到村庄。她的脸蛋和双手因而皴裂。其实,这个冬天的细节无需赘述,但那凸兀的石头之上,敛翅之鹰的内心苍凉需要提及。敛翅之鹰,它冬天的粮仓和赤列雍措的故乡一样,一片荒凉。哦,一只冬天的鹰,敛翅在的岩石上,目击了这个冬天的狂飙和一个藏族少女艰难的行走。鹰的眼中,暴露了顽强者艰难生存的意志。
初春。绵薄的雪花覆盖了遥远的牧场。我的学生格鲁旺秀带着课本守护着他家的牧场。牧人居住的石房子前面那块空地上,一头母牛正在生产。它在阵痛的哞哞叫唤中颤抖着身体。

  一只鹰在空中盘旋,注视着这个疼痛的下午。雪埋住了鹰的翅膀,而鹰的翅膀却埋住了一头正在生产的母牛疼痛的叫唤。石房子里埋头写作业的格鲁旺秀发现炉灶里的火快要熄灭了。他要走出石房子去捡拾牛粪。就在那时,我看见13岁的格鲁旺秀从石房子里走出来。我看见他惊讶的眼睛张望着雪花绵薄的茫茫牧场,迅速踅转身去,然后抱着一堆脏衣服和破烂的羊毛毡冲出石房子。我看见绵薄的雪花覆盖了他的双肩和一头乌黑而凌乱的卷发。他把脏衣服和破烂的羊毛毡铺在地上。一头漂亮的小牛从母牛的产门里滑出来。格鲁旺秀用一双刚刚写完作业的小脏手接住了这新诞的小生命。生命之门的一次神圣的疼痛,让这个初临草原的小牛犊有了春天的记忆。这湿漉漉的小牛犊,身体柔软、纤弱。它被格鲁旺秀抱着,轻轻放在脏衣服和破烂的羊毛毡上。它卧着,绵薄的雪花覆盖了它潮湿的瑟瑟发抖的身体。它的鼻子努力张合着,呼吸着草原上鲜洌的空气。他的黑眼睛张望着站在它面前用同样的一双黑眼睛注视着自己的格鲁旺秀。他就那样定定地注视着这头孱弱的小牛犊,陷入古怪的思绪。过了一会儿,他牵过母牛,让母牛舔舐小牛犊潮湿的身体。他再次踅转身去,从石房子里手持一柄铜马勺走出来。他俯身在母牛腹下,伸手去挤那沾着产血的牛乳。浅黄色的乳汁很快注满了马勺。他给俯卧着的小牛犊灌下第一口母乳。随后,他扶着小牛犊,走向母牛的肚腹。小牛犊纤弱的四肢颤抖着,一次次仆倒在地。他扶着它,鼓励它:“亚隆!亚隆!(起来!起来!)”终于,它的嘴衔住了母牛的乳头。他挂着鼻涕的脸上,突然展现出一抹笑容。牧场上,我看见,逡巡之鹰的翅膀下,是吮乳的牛犊、舐犊的母牛和肩裹白雪的格鲁旺秀。逡巡之鹰的翅膀下,绵薄的雪花一地苍茫。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