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从阿里到北京  

2007-09-14 13:37:07|  分类: 雪域沉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岗措:女,藏族,1960年12月出生于西藏阿里噶尔县。1976年考入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后改称中央民族大学)民语系藏语文专业(现改为藏学研究院)学习,1980年留校任教至今。2005年9月开始攻读藏学博士课程,专业方向为吐蕃历史与文化。

  主要担任教学课程:《藏族文学史》、《民间文学概论》、《基础藏语》(拉萨音)、《翻译理论与实践》。

  人生中最宝贵的三十年,我是在中央民族大学度过的。

  1976年,那个寒冷的冬天,我们一行六人离开世界屋脊的屋脊——阿里狮泉河镇,带着期望,带着理想,来到了梦寐以求的首都——北京。

  到校的第一个夜晚,睡在高低床的上铺,心里总担心会掉下去。正当朦朦胧胧要入睡的时候,觉得床在摇晃,低头看下铺,躺在上面的同学正呼呼大睡,奇怪!刚回身睡好,床又一次在摇晃,我正纳闷儿呢,下铺的女生大喊一声:“地震!”,人已经窜到宿舍门口了。听她这么一喊,我来不及多想,直接从上铺跳了下来,现在想想当时真是身手敏捷啊——腿比脑子动得还要快。

  等我冲出楼门时,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那一年的冬天可真冷啊!觉得比阿里的冬天还冷,寒风刺骨,打在脸上像针扎一样疼。学校领导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告诉我们这是一次余震不要紧,让我们回宿舍去拿行李,然后安排我们住进了一层教室。我和同来的一位女生,在教室里仍觉得恐怖,于是背起行李在校园的一棵柏树下睡下了。安全是安全了,可我们穿着棉衣棉裤,盖着棉被大衣还是觉得冷。这也是到北京的第一个深刻印象,就是——冷!

  紧接着学校就发动学生在操场挖了几个地震棚。那时毕竟还是年轻,虽然条件艰苦,可我们照样睡得很香,一共在地震棚住了20天。

  慢慢学习步入正轨,闲下来的时候,我和好友开始转北京城。天安门、王府井、前门、新街口、西直门、动物园等等,都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在游玩的过程中,发现北京冬天黄昏的太阳特别大,而且金黄金黄的十分漂亮。

  好友惊叹地说:“原来是这样。”

  我问:“怎么了?”

  她说:“以前课本里和歌词里都说‘北京有个金太阳’,我以为那是文学修饰,没想到北京的太阳真是金色的!那么大,还可以用肉眼直接看。”是啊。没有去过西藏的人也许不了解,西藏大气污染小,太阳照射很强,无法用肉眼直接看太阳,没有见过北京那么大大黄黄的太阳,所以才觉得奇怪。

  说到好友在北京的发现,趣事儿很多。又有一次在大街上,她惊呼:“啊!” 我想:又发现什么新大陆了?她惊奇地说:“你看jia  mo  gang  ri(‘汉女圆脚’之意,是藏族对内地小脚妇女的称呼)!”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太太在前面走。

  女友快步走到老太太的前面,回头细细端详着那一对小脚,转过头对我说:“以前在书里读到过‘jia  mo  gang  ri’这样的词,我认为是文学修饰,而且是贬义词,心想:人的脚如果是圆圆的,那怎么走路啊?今天我算是看到了真正的圆脚(小脚),看来不是文学修饰,也不含贬义。”我们相视而笑——初到北京,年轻人对什么都感到新鲜无比。

  毕业后,我成了班里两名留校藏族学生中的一名。那时候,不是有很多的人愿意留校做老师——人人都说教师职业崇高、光荣,但辛苦、寂寞、挣钱不多也是大多数人对它的看法。可是在西藏,待遇就比北京要好:论工资比北京高、论住房要比北京宽敞、论各种福利也比北京好得多。留在内地工作的人,不仅基本工资没有西藏的高,而且也没有在藏工龄。这里外里的就差好些呢!

  藏族文化的独特性众所周知,生长在藏区的人,在内地生活,有许多困难和不习惯,首先就是饮食:藏族人普遍不吃水产品;虽然不是穆斯林,可以吃猪肉,但习惯上主要食用牛羊肉。你可能会说:北京有牛羊肉啊!可是以游牧文化为基础的藏族人,对牛羊分得很细,只吃绵羊肉,一般不吃山羊肉。北京的羊肉在藏族看来,多半是山羊肉——膻,即使是绵羊肉也没有藏区的好吃。藏区的牛羊号称吃的是冬虫草,喝的是矿泉水,那肉得多香啊!还有就是得多吃蔬菜,这是藏族不太习惯的,从科学饮食结构上来说,它非常有道理,但一个民族要改变长期形成的饮食结构,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了。

  这“民以食为天”,有的藏族同事说:不会炒没有肉的菜;三天不吃牛羊肉,走路都打晃。除此之外,在北京工作,心理上感觉离家特别远,当时只有飞机和汽车。学校规定:职工如果坐飞机回西藏,只报销北京到成都的火车票和成都到拉萨的飞机票。这样就需要在成都有一个熟人提前为你订票,比较麻烦。如果走青藏线,那时只能先坐火车到格尔木,然后坐长途汽车到拉萨,路上的颠簸和辛劳就别提了。

  如今,回一趟拉萨坐火车只需要48小时,大大缩短了北京与西藏的距离,离家近了。教师的待遇也比以前好多了。通讯手段多了,西藏地区的县以上都有网络相通,有很多方法可以跟家人联系,越来越多的藏族人选择在北京工作和生活。

  年轻的时候,还是愿意选择跑跑颠颠的职业,什么公关啊、外事啊,整天可以接触新面孔、新鲜事,可以出差到没有去过的地方,那该多开心啊!可教师工作需要安静地坐着看书,每天上课、下课、备课、改作业,有时候成年的学生还有点不好管,叫人头疼。

  好几次我都产生了改行的念头,可最终也没下决心。中年以后才觉得选择教师这个职业的好——学识渊博、受人尊敬。西藏各地都有我们这个专业毕业的学生,走到哪儿都有人喊你一声:“老师!”,很有成就感,多美啊!

  教师职业神圣,来不得半点虚假,通常有句话说:“要给学生一碗水,自己得有一桶水,否则将误人子弟”。我们这种民族语文专业的教师,外语程度普遍比较低。为了弥补不足,我开始学习日语。1999年4月,终于有机会出国深造,远渡东洋,与民大的另外三位老师一起去到日本求学。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口语和听力却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同样也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事情。

  有一次到了一个店铺,走进去发现里面的衣服、裤子都特便宜,于是上前指着一件看中的衣服要求购买,老板微笑着说:“这里是洗衣店。”哇!好尴尬呦!几个人没好意思当着老板的面笑,匆匆走出店门,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

  如今,西藏各个方面都在蓬勃发展,与外界的交流在日益加强,学好一门外语也就显得愈发重要。语言是沟通的媒介,交流是互相的,不仅藏族要学好汉语、外国语,藏族以外的民族也在积极地学习藏语,研究藏族文化。

  从教二十七年以来,我主要担任的也是语言课程,教过的班级类型五花八门:给英语专业的学生教第二外国语——日语,用汉语解释;给藏族以外的民族教藏语,用汉语解释;给进修的喇嘛教汉语,用藏语解释。整天都在语言切换中生活,并乐此不疲。

  语言切换说到底是两种文化的切换,说藏语时你得有一个用藏语思维的脑子,说汉语时你又得有一个用汉语思维的脑子,这样说出的话才不会出错。如果你用藏语思维的脑子说汉语,或者用汉语思维的脑子说藏语,都会出现用词不当、语法混乱等错误。这种错误会让说母语的人听着特别可笑。比如:藏语中形容词要放在名词之后,而汉族学生的作业中经常会出现形容词放在名词之前的错误,这是用汉语思维的脑子说藏语的例子。让藏汉两个民族的学生在翻译中同样感到困难的是句子结构,藏语是“主——宾——谓”结构,而汉语是“主——谓——宾”结构,在实际运用时,藏族学生说的汉语中会出现:“老师‘明天交作业’说了。”的句子形式,很显然他是用了藏语的表达方式表达汉语。

  回想在北京教学的这二十几年里,自己学会了什么呢?学会了咬文嚼字,强化了听别人说话的能力,还养成了“鸡蛋里挑骨头”的毛病。说实话,你如果是一个生活在两种文化氛围中的人,就会有同我一样的感受和“毛病”。

  我喜欢这样的“毛病”,它让我在较真儿的过程中,懂得了文化的深层含义,并为自己这辈子能为文化交流架起一道信息桥,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感到无比的荣幸和喜悦。

文:岗措

责任编辑:李婧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