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三王之地  

2009-01-04 16:38: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王之地---穿越千年的林芝之旅

                                                     采访/索穷编辑/魏毅(实习记者)


被误会的地名
  望文生义是跨文化传播中常见的误会,诸如“娘热乡意思是娘氏家族的人热情好客”之类的错误,在巴桑旺堆研究员的眼里,显然有些哭笑不得。当笔者向他求证“林芝的意思是不是娘氏家族的宝座”时,巴桑旺堆连续说了六个“不”。
  仅仅50年前,“林芝”二字涵盖的,还只是一个村庄。这小村庄如何与大名鼎鼎的娘氏家族发生关系,在巴桑旺堆看来,完全是一场善意的误会:“以前的汉译名叫尼池,尼是地名,池是台状的座位,合起来就叫做尼池,后来又译为林芝”。
  林芝的发达始于西藏和平解放后,1960年建立地区行政公署,这一年诞生了林芝县和林芝专区(1964年撤销,1983年重置,改称地区)。说到这里,巴桑旺堆还是有些遗憾:“其实那时候叫工布地区多好!”
  历史悄然滑过,只有敏感的学者们才会在意“另一种可能”。巴桑旺堆所说的“工布”,即现在的林芝、米林两县,若以传统的地理概念观察林芝地区的版图,工布可以看作核心。但在如今众多的旅游说法中,“工布”这一古地名的地域范围有放大的倾向。实际上现在所说的工布藏族工布服饰以及工布年等,并不是放之林芝地区而皆准的,它仍只是专指林芝、米林、工布江达三县,并以语言、民俗、信仰等细微的差别加以界定。次核心“娘布”是以今工布江达县娘蒲沟为核心,大致包括今米拉山口以东、巴河镇以西的区域,涵及工布江达县大部以及嘉黎县的少部。“下塔布”(今朗县)可以看作另一次核心,三者共同构成了“塔工娘”三地;而更为边缘的波沃(今波密县)、白马岗(今墨脱县)和杂隅(今察隅县)则不免有些若即若离。
  
放逐与重生的轮回
  拨开宗教史的迷雾,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吐蕃王朝的第一位赞普——聂赤赞普,诞生于今林芝地区波密县。聂赤赞普年纪轻轻就练就了一身超群的本领,但他桀骜不驯的个性很难与人共处,最后落得被当地头人驱逐出境的命运。
  这一放逐的命令无意中造就了一个辉煌的帝国,在流放地雅砻,当地人以肩为舆,迎请这位异乡人做自己的王,并由他开创了被称为“悉补野” 的王朝世系。到了这世系第七代王止贡赞普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内乱,赞普本人命丧江孜,两个王子被放逐到工布地区。兄弟俩回到他们祖先艰辛跋涉过的地方,历经一番卧薪尝胆,最终弟弟夏赤重返雅砻,继承赞普王位;而哥哥则留守工布,开启了另一诸侯王系——工噶布王。
  短短百余年的时间,王室的命运在放逐与重生之间轮回,而工布显然是进入这段宿命般历史的关键词,除了充当被放逐者东山再起的基地,工布也宽慰着亡命他乡的游魂——作为天赤七王的末代赞普,止贡赞普的尸骸据说最终由江孜顺雅江漂流回工布,后人为他建墓于斯,这位赞普也成为了传说中唯一未在雅隆建墓的赞普。
  然而,巴桑旺堆本人并不认同止贡赞普葬于工布这一说法,关于这一地区的历史,巴桑旺堆认为目前了解的还很不够,他本人在八、九年前曾写过一篇文章,时至今日,他还觉得不满意。在新的史料问世前,这种遗憾还将留存下去,而我们对林芝地区历史的了解,除了直面宗教史与民间传说中的刻意渲染,更得无奈接受突然消失的空白页。
  
倒置
  戏剧化的是,相对于地理意义上的核心、次核心与边缘,人们对这三者历史的了解,竟然是越到核心越模糊。是因为若干关键历史环节的断裂造成的巧合,还是其他什么深层次原因?尚难以做出判断。
  关于核心地区的统治者工噶布王,我们已经搞不清楚他的世系流传。但透过现存的9世纪时期的永仲增摩崖石刻和丹娘乡朗嘎村石碑的碑文,我们可以了解到这样的“真实”:“在赤德松赞时期,工噶布王作为工布地区统治者的地位是被承认的。而且根据碑文所述,这一事实甚至可以追溯到赤松德赞时期。”13世纪以后,工噶布王突然从历史记载中消失,直到17世纪噶丹颇章政权设置工布四宗——则拉(现林芝县布久乡)、雪卡(现工布江达县雪卡乡)、觉木(现八一镇境内)和江达(现工布江达县太昭镇),这期间时期的历史至今仍然是一个谜。巴桑旺堆说,40多年前,有学者提到过一本叫《工布教法史》的书,然而时至今日,他也未能寻见此书,以至于他有些怀疑是否真的有这么一部史籍。民间传说中工噶布王的模糊性更为明显。在雅鲁藏布江岗嘎机场至派乡的加拉村段内,有关工噶布王王宫所在地的传说就有几个版本,一说在加拉乡对面的加拉白垒神山之下,一说在现今的丹娘乡内,而大峡谷入口处的大渡卡遗址也被冠为与他有关。不过,在丹娘乡某处偏隅小屋内,倒确实有一尊“工布王”的雕像。
  对于次核心娘布,我们也所知有限。据巴桑旺堆介绍,娘布地区由吐蕃赞普的另一个后裔娘尊王统治。长期以来,佛教史籍一直认为该王系的创始人是止贡赞普的第三个儿子,对照更有说服力的《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和石刻碑文,可以确定止贡赞普只有两个儿子。但娘尊王至少是具有赞普血统的,他们与吐蕃王室一直保持着亲密关系,并且和它的邻邦工布一样,享受着王室诸侯国的特殊礼遇。直到14世纪,娘布地区仍由娘尊王的后裔治理,而这之后到17世纪,历史似乎同样嘎然而止。至于娘尊王的宫室,据考古证明确实位于如今工布江达县的娘蒲沟娘蒲乡内,具有说服力的证据一是来源于宫墙遗址的发扬,二是代表娘氏家族保护神的神山。
  而在边缘,尤其是波沃(今波密县)和白马岗(今墨脱县)一带,因为《波沃教法史》等史籍的存在,浮出水面的历史要丰富得多。这里向来由波沃土王统治,不受西藏地方政府节制。1928年,西藏地方政府收回波沃地方管辖权,建立了宗一级基层政权,同时在杂隅设置桑阿曲宗,管理地方事务,波沃土王的传承方才告终。

列山古墓——破解千年之谜
  《秦本纪》读上百遍,也不及站在秦皇墓口前的震撼。而在缺乏文献记载的林芝地区,发现一座超级古墓,不啻于找到了一把从未知走向已知的钥匙,除了为历史佐证,更藏有颠覆历史的野心。二十年后的今天谈起列山古墓,巴桑旺堆依旧难掩兴奋之情。
  列山古墓葬群位于林芝地区朗县金东乡列村东南约1.5公里处,其规模之大、墓葬数量之多,在西藏已发现的墓葬中十分罕见。自上世纪80年代发现墓群以来,考古工作者进行了一系列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但由于缺乏文献记载和口碑传说,墓葬背后所隐藏的历史一直是未解的千年之谜。
  这些年来,巴桑旺堆一直致力于列山墓葬的研究,2006年,也即列山古墓群发现后的24年,他在《西藏研究》(汉文版)上发表了《探列山墓葬千年之谜》一文,对隐藏在列山墓葬背后的秘密进行了深度探索。
 

                                                                                                                                                              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