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藏人文地理》

我们在世界和西藏之间

 
 
 

日志

 
 
关于我

欢迎访问《西藏人文地理》!我们联系方式如下:订阅电话:010-65919443投诉电话:010-84681007编辑部信箱:tibet8848@yeah.net《西藏人文地理》博客(http://tibet-blog.blog.163.com/)中所有文章及图片的版权,归《西藏人文地理》杂志社及图片和文章的作者所有,可转载,但需说明出处链接地址。

网易考拉推荐

猎人记忆---野性大峡谷  

2009-01-04 16:5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猎人记忆---野性大峡谷
                                               讲述/仁青次仁
                                               采访·撰文/龙虎林

   大峡谷地区的德阳沟以及直白等村子里,一些老得已经不能再上山的猎人,会时常倾听山的动静。他们的耳朵依然好用,比如:从猎狗吠叫的节奏起伏中,他们不单能判断出被追赶的猎物是狗熊还是獐子等,甚至还能分辨出这些猎狗捕猎本事的高低……
    在沿大峡谷驱车的日子里,仁青次仁都乐意稍停下来,和这些村子里的老猎人们闲摆猎经。仁青次仁还没有老到不能上山的地步,但自大峡谷地区2003年真正意义上的全面禁猎以来,这是他以及这一带的猎人们,重温往日友谊与乐趣的惟一方式。曾经的打猎时光,仁青次仁不愿忘记。

“知”山者
   看山不是山。在从小与山打交道并有25年狩猎经历的仁青次仁眼中,大峡谷就是一幅动物垂直分层。当我问仁青次仁“同样面对山,猎人和一般的村民有什么本质不同”时,他回答:一般人是空入宝山,而猎人却清楚自己将有的收获。
   靠近峡谷底部的江滩地带,地薄石多,峡谷风特别大,一般与村子所在的台地间还有些高差,往往是村民利用率不高的土地,加上这些地方多洞穴草丛,食物也相对丰富,野兔、水獭等小动物喜欢在这里筑巢垒穴;野猪、猴子等多靠近村庄,尤其在冬天食物短缺的时候,所以,大峡谷一带的农田几乎从沿山脚灌丛地带起,便会不间断地用枝条和尖树桩等,混搭出一人多高密匝的刺蓠芭。仁青次仁说:别小瞧这些刺蓠,虽然看起来很随意,但却很管用,尤其是蓠芭晒得又干又脆之后,就算大型动物要强行攀跳,它们的四肢也会因深陷刺蓠之中而尝尽苦头。实际上,冬天不少动物都会把活动区域往下扩张,仁青次仁继续解释道:比如平时多在雪线附近的高山草甸地带活动的各种野鸡,有时候还会有羚牛,甚至豹子;比村庄稍高的是成片成片由野生蕨类和黄玫瑰等组成的茂密草丛,这些地方也往往是山沟溪水的漫流区,小动物以及野画眉、田鸡等尤其多,大峡谷每家每户都普遍饲养的藏香猪也最爱在这些草丛中拱食;再往上是多年生刺灌和青杠林的混生地带,这些从山下看起来薄薄一层似的林子实际上很茂密,深的地方挂满了松萝和藤根,阳光都难以透射进去。仁青次仁说:秋冬之际,野猪和狗熊最爱来这里饱食青杠籽,手巧的猎人们,会充分利用地形与树丛等,在动物经常出没并觅食的地方,安放各式各样的活套、陷阱、吊索、钢夹等,一周之后再去检查,通常都会有收获;青杠林之上的桦树、白杨、槭树和各种野生浆果类植物的过渡性混杂林带里,会经常碰上猴子、獐子、麂子等,它们的食物一般比较精细,尤其是春夏多蘑菇、苔藓和苞芽的时节。不过,这些动物的分布上限也会过到松树和杉木林带,甚至更高的林缘。除了这些食草类动物外,杂食且食量巨大的狗熊也是这一带的常客;林线以上是草甸、石漠、岩山和雪线,优势动物以野羊、野牛(印度野牛)等群居性动物居多。当然,像雪豹和猛禽等独来独往的动物,也乐于将领地建立在这些区域。
   仅掌握“地形和动物习性”在仁青次仁看来还只是猎人的必修课,一个不善于借助狩猎工具以及打猎方法的人,仍有可能空手而归,甚至带来危险。而这其中,最重要的打猎工具就是狗。
   位于仁青次仁家门侧的多雄乡派镇武装部大院内有许多狗,其中两条藏獒是仁青次仁的。蹲在自家狗旁边的仁青次仁,一边亲昵地拍打着獒头,一边翻看着白森森的狗牙说:其实藏獒只是养着好看,吓唬吓唬人可以,真正打起猎来还得靠本地的猎狗。说着他指给我看院内另外两只一白一红的狗。据仁青次仁说,这两只狗原本是直白村一位猎人的,才两岁出头。随着近年来打猎活动的减少,再难获得主人悉心照料的猎狗们就自己上山捕食,这两条狗就是一直沿山追猎到这里来的。武装部院子大,住的人多,平常多有人喂食它们,就留下不走了。它们的主人曾来过一次,但再带不回去。仁青次仁特别喜欢那条白色的工布猎狗,他介绍说:工布猎狗以白色和红色的为上品,因为它们在追猎过程中极易辨认,特别在和狗熊缠斗的时候,不会因毛色混淆而误伤。除了毛色,好的工布猎狗还要头颅圆实,嘴筒纯黑,尾巴大而上卷。对于工布猎狗的优势仁青次仁有这样的总结:工布猎狗体形不大,后肢强劲,特别善于穿山过林,奔跑能力和耐力都很强,还有就是灵活、凶狠、嗜血,往往两三只就能困着狗熊。几乎天天在派镇武装部大院里晒太阳的这只白狗比一般的都大,而且是只正值妙龄的母狗。面对这只可以喂食但无法靠近的流浪猎狗,仁青次仁想收获一窝小猎狗的愿望只有一直搁在心里。
   在仁青次仁的讲述中,所谓打猎的方法断断续续地提到不少,比如要在下风向或侧风向靠近猎物,尤其是打獐子和狗熊这类鼻子很灵的动物时。比如,夏天的獐子得用枪打,冬天的獐子要用绳套,树叶金黄时的打的熊胆是金胆,提前打的则是银胆,又比如,野马蜂的蜂蜜要在5月马蜂移巢山下的时候采猎,那时只需用长长竹竿直接捅进岩壁上的蜂巢,蜂蜜就会顺着竹竿流进塑料桶里,等等。
   11月28日,仁青次仁正在自家院子里劈柴,准备迎接工布新年。他那扶着木柴的左手拇指明显有些残损,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柴刀飞舞的速度。他说:“打猎25年没受过伤,但砍柴却把手指弄成了这样。”那是一只明显被砍掉过一截的姆指,肉乎乎的愈合处,两小芽重新长出的指甲斜伸着,活像一对兽耳。

猎人故事
   仁青次仁以猎人的身份最后一次前往大峡谷德阳沟猎场是在7年前。那次短暂的出猎中,一只500米开外的雄壮公獐,在成为他那支心爱的小口径步枪最后祭灵的同时,也结束了他作为神枪手用枪的权力。随着禁猎的全面实施,那支曾为他带来丰厚猎获的猎枪早已收缴给政府。
   以前打猎的枪都要高高挂起,并包得严严实实的。仁青次仁解释说:猎人都很迷信自己的枪,怕走了运气,不能让女人碰,尤其是不能让有法力的喇嘛碰。据说这些喇嘛对着枪管吹口气念个经,你就得换枪了。在仁青次仁手指的窗棂处就是以前挂枪的位置,现在被粘成一簇猫头鹰尾羽取代,那里依稀还能看到干得发黑的血迹,这是惟一一处能让人联想起屋主人曾为猎人的痕迹。另一能够说明身份的证据藏在家中十几个座垫里。那是些手工缝制得非常结实的座垫,他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让我见识到垫子里“毛管中空毛质柔软”的獐子毛样子。仁青次仁本来动用剪刀的,但被劝阻了,他补充说:“毛皮以及骨头这些东西还有,但在德阳沟沟口的老屋子里。”
   不间断出现在仁青次仁描述中的德阳沟,装满了有关他打猎的纪录。1976年,16岁的仁青次仁第一次跟随村里的猎人们上山打猎,那会儿他还刚入门,只能负责放狗并把猎物驱赶到指定的开阔位置。这些地方通常是草坪,老猎人们会事先守在这里,等猎物到后就放枪。仁青次仁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的名字:多吉次仁、边巴多吉、丹增次仁。“我打猎的本事都是多吉次仁教的”。在仁青次仁的回忆中,过世的多吉次仁显然属于传奇性的人物,他精瘦有力,胆大而冷静,是德阳沟老一辈猎人的头头。并且,他还拥有一条极其厉害的猎狗。“那条公狗叫朗纳,通体白色,黑嘴筒,竖耳朵,敢单独与熊搏斗,据说这种狗整个工布地区一年只出一两只。这条每年能够帮助多吉次仁捕获十多头狗熊的公狗最后被煽掉了。”仁青次仁解释说:“猎人之间也存在竞争,多吉次仁不愿意朗纳与别人的狗生下好狗崽。”

   在最初跟随多吉次仁等人的时间里,仁青次仁学得最拿手的是枪法。1978年以前,大峡谷猎人还停留在“火铳”时代,每打一枪都要重复“擦枪管、装填火药铅丸、点燃导火索、瞄准和发射”等动作,如果是单独打猎,很少有放两枪的机会。所以,一枪命中要害是衡量一个猎人是否优秀的标准。仁青次仁对自己的枪法显然很自信,他做出瞄准扣枪的姿式说:“猎物近了要打头,猎物在侧面时要从前肩胛斜下方打它的心脏。”
   说到这里时他突然问我:“你知道怎么打狗熊吗?”我明白他没打算听我的答案。“狗熊要在大热天打,那些时候狗熊毛发里的松脂会被晒化,让它行动缓慢,就算一枪打不死,也不用担心被追上。还有,被狗熊追赶的时候不要一直往山下跑,那样肯定被追上,得跑之字形。”
  
                                                                          节选,详细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